当前位置: 联商论坛 -  百货店|MALL -  贴子
13554  |  64

主题:传说中的武汉sogo

zbydsdxr

积分:66  联商币:27
  |   只看他 楼主

路过传说中的武汉sogo,顺便拍了几张照片,没想到这样的店还没关门,还开着。真是实力雄厚啊,老板有钱烧。



附件下载区:    鼠标左键单击文件进行下载

附件:IMG_20140810_101031_0.jpg (116K)  下载次数:1

2014-08-12 06:26被设为精华,积分加20,金币加4

zbydsdxr

积分:66  联商币:27
  |   只看他 2楼

zbydsdxr

积分:66  联商币:27
  |   只看他 3楼

sogo一楼


zbydsdxr

积分:66  联商币:27
  |   只看他 4楼

zbydsdxr

积分:66  联商币:27
  |   只看他 5楼

zbydsdxr

积分:66  联商币:27
  |   只看他 6楼
从一楼到三楼还有电梯在运行,四楼到六楼的电梯都停摆,一楼有营业,二楼被围起来标注在装修,三楼也被围起来标注在装修。四楼中间部门被围起来在装修,已在营业的有一个健身的,还有个美容院,还有个洗脚城,好像洗脚城是从另外一个通道走。五楼整个楼层都是KTV,玻璃大门紧闭,透过玻璃大门看见大厅有一个服务员,还有几个农村人在玩类似抽奖转盘的东西。六楼是餐饮,绿茵阁里的光线好昏暗,靠窗户边的桌子只看到两个人在等待就餐。刚从电梯上走上去时,看见巴西烧烤里坐着好多人,没想到从二楼往上走,经过几层楼昏暗而有狭小的手扶电梯,有点阴森的感觉,突然上到六楼看到一些人坐在巴西烧烤里仿佛有一种看到久违的人群有种从地狱到人间的感觉,再定睛一看,里面的人都穿着一样的衣服,原来是一群服务员围坐在那聊天。转了一圈看到韩国金刚烧烤里也没有一个人。感觉里面有点阴森的感觉,就下来了,来到地下一楼食通天,除了服务员,没看到一个就餐的食客。当时没看时间,想着可能还不是吃饭的点吧。后来穿过武展那的地下商场去武商那边,武展地下商场人很多,虽然是地下商场,但没有阴森的感觉,和逛武汉sogo截然不同的感觉,武汉sogo越往楼上走越觉得阴森,气场很不对。肚子饿了,在武商超市旁的美食城找吃的,看到好多人在就餐。

zbydsdxr

积分:66  联商币:27
  |   只看他 7楼

zbydsdxr

积分:66  联商币:27
  |   只看他 8楼

zbydsdxr

积分:66  联商币:27
  |   只看他 9楼

zbydsdxr

积分:66  联商币:27
  |   只看他 10楼
RE:
sdxrhzby- 该帖于 2014/8/11 12:49:00 被修改过

zbydsdxr

积分:66  联商币:27
  |   只看他 11楼
RE:
从楼上下来回到一楼走出大门。在大门口看见有个大大的花车摆在正门口,对上面的物品没有什么兴趣,瞟了一眼,离开了武汉sogo。本来还想在sogo找个洗手间解决下方便的问题的,但一楼没看到洗手间,往楼上走,有的楼层已封闭起来,有的没封闭起来的又安静的让人觉得阴森可怕,虽然会偶尔看到几个人。不敢去上sogo的洗手间。总觉得sogo的气氛怪怪的。sdxrhzby- 该帖于 2014/8/11 13:01:00 被修改过

退思居士

积分:2410  联商币:1117
  |   只看他 12楼
不是有钱烧,估计是想关关不了2014-08-12 06:24被设为骨贴,积分加20,金币加4

zbydsdxr

积分:66  联商币:27
  |   只看他 13楼
想关哪有关不了的?听说武汉sogo就一民营企业,对于私人资产,老板想开就开,想关随时都可以关,就跟炒股样,自己的钱,想继续烧钱还是割肉止损,都是自己决定的事,哪有想关关不了的,只说明sogo的老板没有关门的想法,哪怕是继续烧钱,期待能有转机出现。

琢艺轩

积分:-20  联商币:68
  |   只看他 14楼

越策越伤心

积分:290  联商币:85
  |   只看他 15楼
RE:
听说武汉sogo一二三楼要租给做珠宝批发的,武汉sogo这个商业百慕大,鬼见愁,做什么什么亏的地方转给做珠宝批发的会成功吗?越策越开心- 该帖于 2014/8/11 18:04:00 被修改过

micky

积分:1536  联商币:756
  |   只看他 16楼

武汉sogo这个商业百慕大  

楼主说的很恐怖啊

越策越伤心

积分:290  联商币:85
  |   只看他 17楼
RE:

我不是楼主,但我是从武汉sogo出来的,确切的说是去年9月份被武汉sogo利用完后,裁的。裁我的时候武汉sogo的有的小人还是很开心的。因为我是这些小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也没有其他人在sogo错综复杂的关系。不裁我裁谁呢?

最先开始裁人时说是分几批裁,裁我的时候说是我们那个部门经过几番裁员后最终只留两个人,第一轮变着花样的把我裁走后,听说后面的裁人,我们那个部门的人都没再动。当时裁我们第一批人时,武汉sogo的初衷是把我们先搞走,留下来的关系户裁不裁看情况而定。还指望着把我们搞走了,sogo能咸鱼翻身,都时候就不用再裁人了,以后sogo都转为固定收租子了,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但事与愿违,人算不如天算,正如中国有句俗话,人不能起坏了心,表面上看那时是经营情况不好,(武汉sogo一直都经营不好),但裁人的时候有的人有没有借那个机会没安好心,真是天知,地知,他(她)知,我知。裁我们的时候说是武汉sogo经营困难,资金周转不灵,拖欠厂家货款,把我裁完后,有的二线部门还组织人员到外地旅游。裁我们的时候,人事的经理说第二批的裁员名单已出来了,在当年十月份裁,当年并没有裁第二批,后来听说在今年的二月份本来裁二线的一部分人时,不了了之,到后来三楼围场装修,听说走了些人,大部分都是转作出租的楼层不需要的营业部门的人员和收银员,很多该走的人没走,好像在sogo混日子混的很开心似的,就像曾经听到有人议论的,sogo现在这个样子,但好像没看见谁为经营发愁的,从上到下看着一些人都像是很快活的,仿佛sogo与自己无关,一些所谓的部门领导串门时谈论的最多的是sogo准备组织到哪里出差,哪里好玩。

        裁人的时候我们部门的部长说他刚来,什么情况都不了解,也是才知道裁人名单,而在裁人的一个月前,在裁人通知刚下发的前两天,正式任命了一个副经理,这个人刚一正式任命没两天,就紧接着贴出裁人通知,说是要裁员增效。说实话,这个人一点都不具备当经理的素质,我也不怕这个人看到我写的,请这个人好好想想她在背后说过我的每一句坏话,是怎样逮着人就添油加醋的说我的是非八卦的。甚至有别的部门的人听说这个人当经理,说那你们新来的部长肯定是不了解情况,肯定有人从中操纵了的。这些都不谈了,反正新来的部长像是怕得罪这个人一样。我们那个部门的人确实和别的企业相同部门的人员比,确实有些岗位人比较多,当官的也多,也许别的企业同样的部门只有一个部长或经理的,武汉sogo还要什么部长,副部长,部长助理,经理,副经理,主管等。岗位也是因人而设。武汉sogo的规模大小逛过sogo的都知道。裁人通知贴出来后,就是正、副两个经理分别找人谈话,然后这两个正副经理在背后谈论跟我谈话的内容笑的很开心,仿佛借此机会除了她们的心头大患。当时她们不做的那明显,我也知道会裁我,看看部门内每个人的发展史,哪个背后不都站着关系,有的我知道,有的不知道确切的关系,只知道是有关系的。而这些人总认为他们上位是因为他们是精英,别人都比他们有关系,自己也谈不上什么真才实学的进取,就是整天小肚鸡肠的或者两面三刀,或者挑拨离间,或者明的暗的算计,或者传播各种小道消息排除异己,生怕别人比自己有机会,各种不想在此浪费笔墨的小人行为。在裁人前,部门内不管是经理也好,还是其他员工也好,有的已经知道要裁我,这个部长还说他不了解情况,也是才知道的裁人消息。一个当部长的都不了解重大的人事变动,他的下属比他还先知道,这当得是个什么领导?新部长问我有什么想法,我说没什么想法,不是没想法,是说什么都是多余。一个颠倒黑白,乌烟瘴气,小人作乱的环境呆着有个什么意思呢?新部长一开始还装作好人样的说到补偿的问题,说该争取的要争取,当我说到一个被sogo忽略的补偿,也是经过相关法律人士提醒应争取的权利时,新部长说,哼!我可以告诉你,这样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看到这个人变脸之快,我想原来这才是真面目啊。同时内心也感到一阵悲凉,一个在sogo工作十几年,可以说我不欠sogo什么,但sogo欠我很多,我为sgoo奉献的剩余价值远超过sogo给予我的。到最后这样被sogo对待,真是让人感到心寒。难怪当时被裁的人当中有人说他是笑面虎,我当时还说也不能完全这样说,他问我有什么想法时我说没有想法,就是想着结合自身的一些情况,恐怕一时半会找工作不那么顺利。他的声音还有点些许哽咽。也许是我误会了,把别人都想的太善良,把别人打了个嗝当成哽咽。别人说别傻了,真的人好为什么有的人不裁,要裁你。也是,在理。后来办完了辞职手续,跟那个部长就sogo的一些人和事大概谈了下,没有跟领导谈话的经验,没有那些小人在背后说别人坏话的经验,续续断断的讲了我工作中的事情,现在想起来,竟讲的没用的废话,还有很多别人对我的卑鄙小人事情没讲。那个新部长说到在被裁的人当中他知道其他的谁谁谁比别人都做的好,但也被裁了,胳膊拧不过大腿,他说的谁谁谁因为被裁,心里不服气说他是笑面虎,而他却说他知道谁谁谁比别人都做的好,但也被裁了。我不知道该怎样形容对他的看法,一个当部长的明知道一些事,对自己部门的手下该去该留还做不了主,还千里迢迢的从外地调到武汉,不惜千里做个摆设,本来跟这里的人也没有太多的交集,却因为搅入了武汉sogo的这滩浑水,也许是在尽职尽责的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从此在我们这些人心中不再是以好的形象出现,到最后在一部分人心中以笑面虎的形象而告终,就算留下来的人也未必就觉得他有多好而没裁他们。也确实,我也听见看似他待见的人在背后唧唧歪歪的说他。但后来这些人一直没动。说不清楚这是人性的悲哀,还是做人难的无奈,还是傀儡的悲剧。不过他应该也不算傀儡,因为据说有的要裁的人被他留下来了。甚至那个找到了下家,在裁人前就有离职意向,早就把她的一部分工作交给其他人的经理主动申请被裁时,这个新部长在跟我谈话前,跟这个经理先谈的话,他们谈完话后,那个经理出来话都变了,说什么既然没通知她就一直在sogo工作下去,新部长让她把工作先做着再说,想了下还是sogo又清闲又自由,还是觉得在sogo工作好。装傀儡的人是不是比表面虚张声势的人更厉害呢?我不知道。sogo的人际关系,一些事情太复杂。其实在裁人前,我也看出来这个新部长大概知道我是被裁的对象,在某些方面确实不那么待见我,明显的待见其他同事。我也知道在裁人的半年前,我刚病休回来上班,他的前任看到我回来上班了,不辞辛劳、不惜屈尊的跑到新部长的办公室喋喋不休的向新部长介绍我,说了很多很多,还有很多其他事情,我心里都明白。新部长对我也谈不上什么好与坏,我只是本本分分的做自己的工作,没有因为新部长的前任向他喋喋不休的按她的心思介绍我而刻意扭转新部长对我的印象。确实做到这一点也很难。待见也好不待见也好,一个家庭的家长对不同的子女还有厚薄之分,更何况所谓的领导呢。只不过新部长是个男的,不像他的前任,是个女的,不像那个女的不厌其烦的逮着谁就把我黑一顿。唯恐天下不乱。部门内那些小人在背后说我的种种,这个前任还不是源头,很多事情不是她说出来的,别人怎知道的有鼻子有眼的?就算她不是源头,那些小人们背后的关系也太错综复杂了,所以会形成sogo那样的风气。

       在裁人前几个月,我还被武汉sogo摆了一道。裁人前半年,我因生病住院,在武汉sogo工作了十几年第一次请的病假,人生病了最容易感受到生命的可贵与真谛,我本想趁着这次病休干脆休完了辞职的,不在那种环境耗费生命与时间,一直以来都是在在那里工作自己也不是很顺心,辞职了没找到下家又怕工作不好找的煎熬中摇摆不定,那次住院我本想人想开点,与其在一个不好的环境里耗费自己的生命与时间,甚至还要遭受各种小人的气,你不惹他们,他们还主动攻击你,而且人员层次与素质并不高,跟这些人在一起共事除了增添我的不良情绪,毫无意思,从这些人身上我能学到什么优良品质与可贵之处吗?除了小人的卑鄙种种就是小人的卑鄙种种。都说你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和你在一起的人是谁?当时和我在一起的所谓的同事们都是怎样的呢?难道要我也学他们的小人种种吗?

       当时本来还想续请病假的,但预先请的病假快到期时经理突然跟我打电话,好像我差她五百万似的说我要是下个月月初不回去上班,就考虑让别人顶我的岗位,我的岗位不能一直由其他人带着。还说部门人事有变动,每个人的岗位都有调整,换了新部长。问其有什么调整,又不说,让我到时回去看。

      

       本来想回去看看再说的,结果一脚又踏入了陷阱。又陷入了工作的又不舒心顺心,辞职后又怕不好找工作,那些所谓跳槽走的人,哪个是单纯的凭个人实力应聘的,都不是多多少少有关系。再说早就过了意气用事的年龄,没有那个说走就走的冲动。然后又陷入这样的辞职与不辞职的摇摆不定的煎熬中。其实在回去航前也像其他同事问过部门有什么变动的,电话中别人说没什么变动,不知道,QQ中假装看不见。回去上班时,气氛怪怪的,很多事情在此略。有个人当时跳到了更好的地方,其他有的同事都知道其跳槽的具体对象,但对我说不知道,甚至跳槽的人的本人对自己的去向都讳忌莫深样的守口如瓶。我也是后来慢慢知道一些事的。

        回去上班后三个人的工作两个人做,工资没变,也谈不上什么学习也谈不上提高,只是因为有人跳槽了,别的人都接了更好的班,别人以前的工作分了一部分给我做。当然在此期间还有很多让人不愉快的事情发生,再此省略很多。只能说的是,整个事情发展过后,站在现在在回顾以前,觉得很后悔当时回去上班,应该坚定自己的想法,病休完后坚决不回去上班的。也不至于被人这样摆一道。

       后来做了几个月就是sogo裁人。当时裁来裁去我所在的部门仿佛是变着花样裁我一个。虽然当时有个经理找到了其他的工作自愿提出被裁,裁人前几个月她就有离职的意向,甚至有人打听看她跟别人交接她的工作是不是准备走了,反正那个经理的家属有路子,不愁找不到工作。还有一个裁人的名额没裁,其他早就知道裁人计划的人还很诧异的说不是谁谁谁也要被裁的吗,怎么没被裁?在我被裁的前几个月,我所在部门的一个关系户说sogo当年9月份会有大的变动,等着看,当时我还不知道所谓的变动是裁人。那个关系户还说sogo就算开不了商场了可以出租物业,出租物业都做不下地了,可以卖给其他老板,会有其他老板接手的,倒时候再转到其他老板那工作,还怕以后没用工作,失不了业的。我当时觉得很奇怪,就算sogo卖给了别的老板,别的老板凭什么接收以前老板的员工,并保证工作岗位不变?后来到了9月份就正式裁人了,先还传言是过了国庆再裁的,结果还是准确无误的在9月份裁人了。我就是那批被裁的人之一。也不知sogo的老板是不是连出租都做不了后接手的买家都找好了。

       既然sogo里的一些人早在裁人前几个月,也就是我刚休完病假时就知道9月份会有大的人员变动,说穿了就是早就有裁人计划,为什么不早点裁人,非要把别人利用完了再裁人?我所在的部门不多不少只多我一个,既然觉得我是多余的,为什么哄我回去做那几个月事的时候还跟我说如果我不回去上班,就考虑找个人顶我的位子,既然觉得我是多余的人员,在我休病假时把我裁了不更好吗?就算当时不裁我,后来裁我时觉得就我一个多余的人员,我当时继续休病假不回去上班不是刚刚好吗?人员不多不少刚刚好,为什么说如果我不回去上班的话,我的岗位不能紧空缺着,考虑让别人顶我的岗。为什么休都怕我多休了,在我开刀动手术,身体还没完全复原的情况让我回去上班?为什么要利用我上那几个月的班,等该撤的撤了,该装修的装修了,那几个月把我利用完了,不多不少我所在的部门就正好多我一个?变着花样的耍我?!

       sogo对我做的真的很不地道。我只写出了sogo对我很不地道的其中一种,还有很多略。

       武汉sogo不会轻易关门,因为里面还有很多小人和其关系户都指望着武汉sogo养老。因为在sogo工作过,很了解sogo,知道很多企业如果是sogo财务报表状况的一半,连着两年这样就直接关门,根本不考虑什么转型租赁。但sogo还一直开着。也许sogo只是装穷。做给别人看。

     

         说武汉sogo是商业百慕大不是危言耸听,在sogo工作过的人都知道,自从武汉sogo在四楼a座开了个什么香港zt馆后,从此那个地方就一蹶不振,当时开香港zt馆时一天不开张是常态,偶尔开张是很稀罕的事,说是香港zt馆,被sogo内部人戏称是从香港的汉正街进的货。后来那个地方相继改成了杰之行体育用品,国际精品馆,都已暗淡收场而告终。现在那个地方改成了洗脚的地方。开了武汉商界的先河,实现了王健林和马云打赌时的设想。不知道生意好不好,倒是有次经过sogo,看见洗脚城的人在sogo大门前跳健身操以吸引顾客,类似于发廊,娱乐场所等经常上演的戏码。离开sogo时,对昔日的所谓同事说你以后洗脚方便了,不用出sogo就可以洗脚了。所谓的同事仿佛受了侮辱般的说就算想洗脚也不想在sogo洗脚。好在洗脚城是另辟通道,不是在商场的大庭广众下洗脚。


       曾经有个人说公交站搬到sogo门口,是人在做,天在看,老天保佑,人算不如天算的把公交站搬到sogo门口,肯定会为sogo带来人气。别人等车时会顺便逛下sogo。可惜事与愿违,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想当年,长江广场前也是很多公交车站,但公交车站也没为长江广场带来人气,成了县花一现的曾经。是的,人在做,天在看,人算不如天算,老天真有灵的,看看我在sogo十几年的工作历程与为人,看看留下来的人的历程与为人,老天会不会看了sogo一眼,看到怎样的小人在得意,会不会呸的一声转身就走呢?

越策越开心- 该帖于 2014/8/12 12:55:00 被修改过

北北金猪

积分:72804  联商币:36798
  |   只看他 18楼

看了越策越伤心的长文,我越看越可惜,你对自己有期望,而且完全不适应SOGO的企业文化,为什么还长期待着呢?路选错了,越努力错得越远,环境是不会因你个人而改变的,而你也没打算改变自己适应这个环境,导致针对自己的领导和同事越来越多。社会上的一些负面的东西我们作为个体改变不了,要么选择离开要么选择适应,没有第三种快乐的存在方式,越策越伤心选择了留下、忍耐和心底无尽的抱怨,十多年啊,是怎样的坚忍和折磨,我向您致敬,但同时也深为您惋惜,一个人最黄金的十几年就这样耗掉了。。。

浙江零售

积分:1389  联商币:878
  |   只看他 19楼
LZ是希望他赶紧关门,然后说百货不好做,又倒闭一家了

百货关注人

积分:296  联商币:292
  |   只看他 20楼
       @越策越伤心    只能说是你个人的原因,既然不想在SOGO上班,为什么不尝试选择另一家公司、其实很多商业地产在招人、但你没去选择、同时还抱有侥幸的心态继续去上班、你不适应SOGO的企业文化就应该早做决定、你不知在百货这行如被公司裁走的话,在有能力,别的公司都不敢用人,这行口碑很重要。
回顶部

  快速回复 高级回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Ctrl+Enter直接提交帖子]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ICP证:浙B2-2007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