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销量太低、房租太贵 杭州创意店日子难过

来源: 联商网 2012-03-20 09:50

  中南卡通“乐比屋”中北店最近关门了;与“乐比屋”一路之隔,已经在中北路上经营了七八年的“晴天公仔”,这两天也在清仓甩货;更早些时候,曾经在中北路上很受年轻人欢迎的创意堂,也搬去了下沙。

  基于动漫行业中衍生产品利润能占八成的“二八规律”,大约在2010年前后,不少创意店涌向杭州市中心。但如今,面对销售跑不过房租的经营困境,创意店们开始 “局部转型”,重振旗鼓。

  欲引进娱乐项目
  “乐比屋”中北店暂歇业

  3月以来,杭州中山北路与庆春路交叉口附近,“乐比屋”大门紧闭,里面的商品和货柜早已不见踪影,只剩下绿底白字的巨大店招悬在半空,橱窗外面贴了一张告示:因搬迁暂停营业,敬请谅解,消费卡可去长河店(使用)。

  “乐比屋”是浙江中南卡通开出的创意连锁店,“乐比”二字源自中南卡通的动画作品《乐比悠悠》里面的卡通人物。这家中山北路上的“乐比屋”是在2010年年初开业,主要经营中南卡通自有动漫卡通形象的衍生产品,也有其他品牌的创意和家居用品,中南卡通当时计划5年内在全国开出1500家“乐比屋”连锁终端。

  但自2010年1月23日在滨江长河的第一家门店开业以来,“乐比屋”步履迟缓,门店总数至今在个位数徘徊。

  中南卡通总经理沈玉良坦言“乐比屋”中山北路店的关闭与生意不佳有关:“这条街上的人流量并不算少,但与动漫店匹配的消费者不多,基本上只有在动漫节和‘六一’儿童节的时候销量才会高一些,平时客人很少。”

  不过,中南卡通仍然看好创意产品零售市场和渠道经营, “乐比屋”也在酝酿新的运营方式。“正在尝试,允许失败。”总经理沈玉良透露:“目前乐比屋正在对自身的业态和功能进行调整,我们可能会在销售动漫衍生品的基础上,增加一些互动性、娱乐性的项目,以此来吸引年轻的消费人群。”

  混搭经营效果不错
  创意店想回市中心开分店

  杭州另一家有名的创意店——杭州漫画协会秘书长、西湖创意市集总策划余建国等人开设的创意堂,也在尝试将创意产品销售和互动娱乐项目结合起来,事实上,创意堂在这方面的探索要比乐比屋早。

  创意堂最早开在中山北路上,主要给设计者提供一个产品展示的平台,但是因为房租等成本问题,2010年底,创意堂搬至下沙。

  通过对下沙区域消费人群的分析,余建国在下沙新店除了展示各种创意产品,还开出了酒吧,新增了舞台和专业音响设备。由于新店的面积大,有470多平方米,余建国就把部分面积租给大学生搞设计,当做他们的研发工作室。通过这样的“混搭”经营,下沙新店的人气明显要比以前的中北店旺许多。

  现在,由于下沙店经营得不错,余建国又冒出了回到市中心开分店的想法。

  “创意堂下沙店在积攒了人气的同时,起到了和周边高校学生交流、互动的功能,聚集了一批创意团队,积累了大量的创意作品,而且有一部分已经可以实现量产了,所以我们现在迫切需要一个展示、销售的平台。”

  余透露,这次他打算把新店安在武林路上。“一期面积大概200多平方米,我们打算在今年6月份开出来。”

  销量太低房租太贵
  杭州创意店一度日子难过

  杭州创意店尝试多元经营,主要希望借此摆脱目前业绩不佳的困境。

  大约在2010年前后,杭州刮起了一阵“创意店旋风”,乐比屋、创意堂等创意店也基本上都在这个时期开张。

  但经营者很快发现,这些具有高附加值的创意产品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卖,销售额上不去,创意店纷纷在高房租的杭州市中心折戟。

  曾在中南卡通乐比屋当销售员的方虹告诉记者,乐比屋刚刚开业期间生意还算可以,到后来就不太理想,一天只有几千甚至几百元的现金销售额。“因为公司之前发过不少消费卡,所以不少顾客都是持卡消费,现金消费的很少。”

  另外,尽管中南卡通之前表示“乐比屋”内的商品要以公司自有卡通品牌为主,事实上,中北店的商品类目颇多,动漫玩具、进口零食、保健品甚至洗化用品都有销售,而卖得最好的是台湾零食,并不是“乐比屋”主打的动漫衍生品。

  和乐比屋的情况类似,创意堂中北店情况好的时候每月有10万元左右的销售额,平时每月的销售额只有万元左右,但每年的租金要50万元。

  中山北路与体育场路交叉口的“一是百是”时尚创意店在去年夏天停业。业内人士认为, “一是百是”关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体育场路这边的租金太贵。据了解,“一是百是”600多平方米门店,一年的租金150万元,这还不包括装修和日常运营的各项费用。

  这两天正在清仓甩货的晴天公仔,老板娘梁女士对自己一手打理起来的生意已经意兴阑珊。

  “确实挺可惜,但也没办法,”梁女士说,“其实去年就觉得这么做下去意思不大,虽然过得下去,但也赚不了多少钱,今年房东又加了房租,所以干脆把店关了。”

  晴天公仔动漫店,主要经营公仔、女士包包、饰品、家居商品等,楼上楼下面积加起来总共55平方米,按照梁女士的说法,中山北路上的客流量本来也还不错,晴天公仔又是开在公交车站后面,所以光顾的客人并不少。但梁女士却觉得压力很大:“去年的房租是20万元,今年过完年又加了2万元,都在给房东打工了。”

  “旁人觉得我们这些自己开店做生意的挺光鲜,其中的辛苦只有自己才知道。”看着自己经营了七八年的店就这么关闭,梁女士难掩失落之色。

  创意产品需增加自身“吸金力”

  创意店是不是只能通过多元经营自救?创意产品在杭州为什么难卖?

  在晴天公仔的梁女士看来,创意商品本身缺乏“吸金能力”是关键因素。“很多人想做这一行,但又找不到有特色的商品,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动漫衍生品本身就不是必需品,如果没有自己的特色,很难让顾客掏钱,再加上现在经营零售店的成本又那么高,所以风险很大。”

  杭州一位动漫行业内人士也告诉记者:“国内目前发展创意产业的城市很多,但很多产品仍旧比较低端,没有特色,甚至很粗糙。”

  对于创意产品没有特色的问题,创意堂余建国相对乐观:“目前杭州的创意行业仍处在起步过程,创意产品有个接受市场检验的阶段,创意堂起的也就是这样一个作用,让杭州设计师的产品有一个展示的平台,好的东西自然能放光彩,我们甚至可以帮助他们引进融资、实现量产。”

  不过,在创意商品还没有完全受到市场认可之前,余建国承认需要一些别的经营方式来提升创意店的人气:“创意堂是一个设计师和创意团队的孵化器,我们在武林路和中北路开展示窗口,主要是为了吸引订单,所以零售并不是我们最看重的部分。但是中北店的经验也要吸取,毕竟房租等成本的压力非常大,所以这次我们请进来一些香港、台湾的动漫品牌,希望借它们的人气来吸引消费者,当然多元化经营也是目前零售服务行业的一个趋势,比如现在不少民营书店,会在书店里设置咖啡吧,这个做法创意店也可以继续尝试。”

  业内人士则认为,除了解决产品特色的问题,要吸引人气、提升销售,还要研究国内消费者对动漫衍生品的消费心理,“很多人喜欢迪士尼的卡通人物,去迪士尼乐园玩的时候,就会大量购买迪士尼的衍生产品,但如果让老百姓特地去街上购买这些产品,就要困难许多。创意店要抓住消费者这些购买心理,选择更合适的开店区域和相关产品。”
  (来源:每日商报    记者裘净婧)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