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这家零售商曾年赚180亿 惨败速度如同过山车

来源: 创日报 尹太白 2017-10-20 11:11

2016年10月的一天,清晨6点,残月还挂在天边,长沙新一佳超市通程广场店门口悄无声息的聚集了一群穿黑衣服的青年,他们个个手持木棍,还有几个,随身携带了液压钳。

这群人先是撬开了超市的门锁,然后手提木棍冲进超市里,那架势,颇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无畏气概。

刚从清梦中惊醒的守店员工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被抬出去扔到了门外,几个员工看了看对方手里的木棍,敢怒不敢言。

不一会,新一佳的员工陆陆续续来上班了,可是无论男女,只要一进门就先被摁在地上暴打。店长更惨,直接被拖到了外面的草丛里,一个趔趄摔倒在地,紧接着有人上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场面十分混乱。

这群人是新一佳场地租赁的产权方,他们叫嚣着要求新一佳员工全部撤离店面,此时距新一佳创始人李彬兰跑路已经快半年时间了,超市店铺租金一直拖欠着,产权方才不得不出此下策暴力驱赶。

而被打员工呢,同样被拖欠了三个月的工资和五险一金,但他们只能每天按时打卡上班下班,守着没了和尚的破庙,其实也无能为力。

在李彬兰跑路之前,新一佳就因为资金链断裂,导致了供应商大规模讨债游行活动,在业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随后,新一佳又传出即将引入新投资进行重组的消息,但由于投入巨大,重组最终没有继续进行下去。李彬兰不是没想过断臂自救,但盘子操的太大,一旦分离崩析就像是滚雪球,最后她也抗不住,撒丫子跑人了。

像早年的李彬兰是个勤奋又强势的人,从1995年第一家新一佳在深圳成立以后,她仅仅只用了8年时间,就把新一佳的销售额做到了50多亿,连沃尔玛都畏其三分。

颠峰时期,新一佳分店多达116家,年销售额更是超过了180亿,而李彬兰本人也跻身胡润女富豪排行榜,以40亿身价位居第37位。

但令人唏嘘的是,李彬兰跑路大半年后,法院的一则破产清算公告彻底宣判了新一佳的死亡,由于负债累累,曾经身价40亿的李彬兰,被法院以一万元人民币的奖励悬赏通缉,也是略显讽刺和心酸。

果敢决断,精力充沛 是最难对付的铁娘子

1962年出生的李彬兰,今年已经55岁了,因为一贯的强硬作风,她被认为是一个果敢决断,忘我投入并且很难对付的铁娘子。

1995年的深圳,正借着改革开放的东风扶摇直上。此时才30岁出头的李彬兰并不甘于在别人手下打打工,于是就从华润万家的前身万佳离开,她还顺便带走一部分员工,后来在拿到广东核电集团的一笔投资后,创立了零售企业新一佳。

李彬兰之所以取名新一佳,其实也是有新的万佳这个隐喻。

当时新一佳第一家门店在深圳园岭店开业后,紧接着就把销售规模做到了十几亿,创造了媒体口中的“深圳速度”,于是新一佳很快成为了深圳引以为傲的宝贝疙瘩。

90年代末,为了学习西方连锁超市的管理经验,李彬兰高薪聘请了“洋团队”指导运营,然而这些洋经验虽然并不完全适用于本土超市,但至少让新一佳在那段时间完成了质的飞跃。

到了2003年,新一佳在中国8个省的20多个城市里开了50家分店,每到一处,新一佳都会成为当地经济发展的一个尖刀企业。

李彬兰是一个浑身有使不完的精力的人。每次遇到一些重大事情发生时,就连身边比她年轻的同事都感觉快扛不住了,可她却依然不露半点倦容。李彬兰有两个秘书轮流接班跟随其工作,否则以一个秘书的精力和体力,无论如何都跟不上她的节奏。

有一次,李彬兰与合作伙伴约定第二天下午在珠海见面,当时她身在宁波,买不到当天从宁波直飞广东的机票,于是就连夜从宁波赶到上海,由上海飞到深圳,然后再从深圳坐车赶到珠海,最终在约定的时间出现在约见地点,令对方叹服不已。

同时,李彬兰对属下要求特别严格,在每期出版的内刊《新一佳》上,专门有一个栏目,刊登各地分店处理内盗的汇总情况,几乎是发现一个开除一个,绝不手软。 

在李彬兰杀伐果断的治理下,2012年新一佳的销售额攀升至180亿元,门店多达116家,百强排名最高时位列第14名。

即便是新一佳的家底日渐丰厚,李彬兰这种亲力亲为,吃苦耐劳的性格并没有丝毫懈怠和改变,只是,在她还没有注意到的地方,已经生了白蚁。

新一佳惨败的速度如同游乐场过山车

新一佳其实完全可以避免走上惨败的道路,只是在布局全国的阶段中,新一佳的快速开店掩盖了其经营管理方面的隐患。

新一佳正好赶上过零售业蓬勃发展的好时候,却没能抓住电商冲击下转型突围的机会。当时电商与实体零售从对立走向合作,线上线下也开始深度融合,这也是经过市场考验的新零售业态——李彬兰面对电商几乎是无动于衷。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新一佳会继续保持“深圳速度”,打造出一个无比巨大的零售帝国的时候,这一切却在2016年戛然而止了。新一佳的门店陷入疯狂骤减漩涡中,仅仅一年,全国各地的门店相继关闭,在去年上半年新一佳全国门店数就锐减了40%。

新一佳的市场疲势导致其收支严重失调,渐渐入不敷出,甚至开始拖欠起了供应商的钱。有些供应商拿不到尾款,就直接从超市将货品搬到超市门口甩卖变现,新一佳深圳总部还出现了供货商上门追讨货款的闹剧。

去年上半年,新一佳全国门店数大约还剩60多家左右,到了下半年却陆续关掉了在湖北和江西的所有门店,只剩下湖南以及广东的门店,湖南门店数量不足20家,而且湖南区的1200余名员工,包括事业部总经理、超市普通员工,均被单方面裁了员。

截至今年3月份,新一佳负债超过10.8亿元,而且多家门店已被拆除,甚至部分门店已被新业主接手。

价值10.8亿的教训是什么?

在创哥看来,盲目扩张,管理不善,人才流失或许正是新一佳衰败的原因。

从2008年关店现象出现开始,新一佳就没有做出很正确的调整,更没发现关店潮所带来的危机性。如果新一佳从第一家门店关闭就开始重视起来,它的破产之路也许不会如此之快。

创立到破产,新一佳走过了22年的发展历程,却只用了几个月时间就轰然坍塌,这个价值10.8亿的教训是什么?

1、任职亲朋好友,迫使核心元老离职

新一佳的成立,离不开广东核电的资金和资源,但后来随着广东核电的抽资离场,李彬兰就成了新一佳的实际掌控者,后来,她启用了很多亲戚和梅县老乡,安插进企业的各个阶层,因为这群人毫无经验又有恃无恐,对真正的职业经理人团队产生了很大冲击,这就导致了一些元老愤然离职。

高管流失是导致新一佳后续竞争力削弱的一大原因,但当时的李彬兰并没有意识到这一问题的严重性。

2、管理漏洞百出,贪污腐败层出不穷

李彬兰的性格,注定做不了大事,什么都想控制,什么都想亲力亲为,最终落得一无所有。

早起的李彬兰对于贪污腐败决不姑息,因为那时候盘子不大,付出点精力,还能治理的过来,但随着新一佳的急速扩张和拓城计划,她对于很多事情感觉精疲力尽,顾头就顾不上脚。

因为相对集权,战线又拉得过长,导致供应链出现很多问题,这直接为新一佳采购的腐败行为提供了温床,有一个说法是,只要在新一佳采购部工作过一两年,基本上就能买得起车和房,也正是因为如此,很多深圳的零售商根本不愿意招聘具有新一佳履历背景的员工。

3、对于电商冲击熟视无睹

虽然说电商对于实体店的冲击很厉害,但实体店的体验感是永远不会被取代的,可如果完全不把电商放在眼里,绝对是个错误的想法。

面对大形势上的寒潮,沃尔玛和华润等零售巨头为了应对零售新环境,不断对门店进行升级,增加卖场道具以提升售卖氛围和服务。而新一佳的装修不仅从来没变过,更没什么特色,无论是品类还是陈列都透露出实体门店的老旧,购物体验更是硬伤。

新一佳的遭遇让创哥想起了同在深圳的另一家企业:人人乐。对比一下新一佳和人人乐,就会发现这两家企业十分相似——少年成名、快速扩张、最终又回归暗淡,但唯一的不同是,一个破产清算,一个上市了。

原因就是:攘外要先安内,然后跟随时代的车辙。

(来源:创日报 尹太白)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