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俏江南张兰10亿资金抄底餐饮业 汪小菲、大s都将出资

来源: 融中财经 安多 2020-03-02 12:26

从2014年淡出俏江南管理后,张兰鲜少在公众面前露面。近日,张兰携易基金高调回归。这一次,她杀入投资行业,试图要在三年内投资出10家Pre-IPO餐饮企业。

这是否是最佳时机?

在过去两年中,VC/PE行业备受募资困扰,行业二八分化加剧,大部分资金流向头部机构。而在投资和退出方面,态势也不容乐观。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上市破发现象频发。一些看上去风光无限的标的,也并不一定能够为投资人带去良好的收益。

进入2020年,疫情席卷荆楚大地,作为线下场景极重的餐饮行业,首当其冲受到了重击。西贝、八合里、海底捞等企业现金流吃紧,更惶论小型餐饮企业。

在此时选择成立一支专注于餐饮行业的基金,从募投管退几个环节挑战颇多。作为餐饮大国,中国餐饮企业仍呈现小、乱、杂的现状。不同于互联网等行业,餐饮企业对于资本大多抱有迟疑或拒绝的态度。而另一方面,一、二级市场认为餐饮行业难以规模化,且资金不透明,也并不垂爱。

然而,近半年来,已成功上市的海底捞、九毛九率先尝到了资本的甜头后,这种拒绝的态度开始变得模棱两可。在疫情的加剧下,现金流紧张的餐饮企业们开始希望能得到资本的支持以度过难关,资本与餐饮企业中间的隔膜变得薄而透明。

迟疑与焦虑的餐饮行业,正试图通过接触资本带来更多安全感。

拥有明星光环的张兰,能否带领易基金在这样不安背景下,投资出下一个海底捞,亦或者打造出中国的麦当劳,一切仍在起步阶段。但可以确定的是,中国餐饮行业,借由这场疫情的影响,格局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动。

张兰手持10亿资金抄底餐饮行业

进入2020年农历年后,疫情的影响面逐渐扩大。餐饮行业成为首个失守的阵地。西贝掌门人贾国龙表示,账上的现金流只能支撑3个月,八合里海记牛肉火锅老板林海平直言,月亏6000万,考虑卖房发工资。市值近2千亿港元的火锅巨头海底捞也表示,对收入的影响或达到50亿。

“疫情后餐饮企业都有点慌张,我很多员工现在都去当老板了,大家都来问我当年是如何带俏江南度过非典的。”张兰在餐饮行业的众多朋友们也处在焦虑中,首要问题是现金流紧张。“春节期间,餐饮企业会大量备菜,一些已经交了定金的退订,前期食材储备都打了水漂,包括春节到现在的租金、人力都是餐饮行业现金流紧张的原因。”

“餐饮行业有个说法,叫‘三高一少’:租金高、工资高、成本高、回报少。本来大家都希望通过春节缓解三高,疫情给大家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张兰最近很忙碌,除了一个接一个的电话会议和来自同行们的求助,她正在谋划设立一支投向餐饮行业的基金。2月24日,俏江南创始人张兰、观见餐饮小学发起人汪洁、资深餐饮投资专家刘晓东共同发起设立餐饮行业发展基金——易基金。

发起人之一汪洁向融中财经表示,希望易基金能起到抛砖引玉的行业示范作用,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共同帮助餐饮企业度过疫情难关。

但梦想不能停留在剧本上。此时设立一支餐饮基金,有机会也有挑战。

2018年《资管新规》靴子落地以来,私募股权行业备受募资困扰。2019年,VC/PE全年募资金额较2018年已下滑两成。疫情更加剧了募资的困难程度,各方资本避险情绪正在升温。松禾资本对融中财经直言:“疫情动摇个人投资者出资信心,直接影响上市公司运营,降低国资LP活跃度,在没有增量资金注入的前提下,募资将变得更为困难。”

然而,机遇往往伴随危险而生,就像巴菲特信奉的,“在别人恐惧时贪婪。”餐饮行业的机会开始显现。汪洁透露,年后,观见餐饮小学联合财得得发起一次急速融资,反响出乎意料。“通道打开后,很多投资机构和业内投资人都找到我们,希望能一起合作,挖掘优质餐饮项目。”在某种程度上,餐饮行业或将完成逆势募资。

易基金发起人之一刘晓东,曾在厚生资本任职,投资了包括海底捞颐海国际、嘉和一品和大众点评等企业。他表示,此时募资确实充满挑战,易基金的团队背景以餐饮行业为主,所以出资人结构上确实有些不同。

融中财经获悉,该支基金计划规模为10亿,将分批落实,目前第一批资金即将到位。在LP结构方面,主要由高净值人群组成,张兰表示,包括汪小菲、大s都会出资。除此之外,LP中还包括产业、供应链出资人及家族办公室。

在投资方向上,将专注餐饮行业,投资Pre-IPO和高成长性餐饮项目。在对细分赛道的选择上,易基金将选择标准化程度较高的、可规模化的细分领域,如火锅、小吃、快餐等。

汪洁透露,早在今年年初,三人就有意设立一支专门投向餐饮行业的基金。疫情的影响加速了基金的设立。“设立这支基金的目的,是希望能帮助餐饮企业脱困,并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帮助行业走出低谷。”汪洁表示。

张兰也给出了自己的目标:“在三年内投资10家Pre-IPO餐饮企业。”

餐饮企业与投资机构:无缘对面不相识

一直以来,资本与餐饮行业并不热络。在互联网企业动辄百亿融资时,餐饮行业却仍停留在自给自足的层面上。关系的冷淡是两方面的,一方面资本并不热衷投资餐饮企业,另一方面,餐饮企业对资本也始终保持安全距离。

据不完全统计,时至今日,沪深港三市中的餐饮上市企业仅有43家。二级市场对餐饮行业的“欢迎程度”可见一斑。而二级市场的态度也决定了一级市场上投资机构的偏好。

“港股以机构投资者为主,比如黑石这样的机构,超过10亿美元才能建仓,而餐饮企业早几年利润达到3、5个亿就能进百强企业,但却远远达不到资本市场的要求,这也导致了一级市场并不关注这个行业。”

对于投资方而言,永远是在天花板足够高的环境里找龙头。刘晓东坦言,中国这样的餐饮大国之所以没有走出“麦当劳”,最主要的原因是中餐很难标准化,可规模化的程度低。

硬币的另一面,是餐饮企业对投资机构的低接受度。“即便是一线机构,也很难敲开餐饮行业的大门。” 刘晓东所言不虚。餐饮企业对资本总是抱着拒绝或迟疑的态度。

“餐饮企业融资能力差,一方面是对资本不了解,另一方面资本也不关注我们。” 站在企业角度,张兰最能体会餐饮行业在融资上的难度。2012年,俏江南曾几度冲刺上市,上市地也由A股转战港股,期间股权又经历过不少波折。

张兰表示,“中餐想要标准化很难,SKU太多了。不过现在,大家都开始重视品牌和供应链,对于资本的态度也开始缓解。”

西贝掌门人贾国龙直言:“本次疫情最大的教训是,一直以为自己现金流行业,不需要融资,不需要资本,但是行业停下才发现自己的造血能力、抗风险能力没那么强,现金流或者贷款其实连三个月都撑不过。”

疫情加速了餐饮企业与资本之间升温的速度。要活下去,就要自救,就要打破传统的商业思维模式,寻找新的出路。

海底捞的诱惑和门口的野蛮人

事实上,餐饮行业对资本之路的渴望早就埋下了火种。

餐饮企业叩响资本大门,要追溯到2007年,当时以全聚德小肥羊湘鄂情等在内的一批老牌餐饮企业先后上市。此后的时光中,小南国等新晋高端餐饮品牌开始奔赴二级市场。

但成功者仍是少数,大部分餐企主动或被动中止IPO,停在了IPO门口,如狗不理、俏江南、金钱豹等。即便今日风光无两的九毛九,上市旅程也颇为坎坷,曾在2年的上市准备后主动终止IPO。

海底捞自上市后,股价持续上涨,总市值一度突破1844亿港元,这一体量,已经超过了太古地产、龙湖集团、恒基地产等地产巨头企业。其掌舵者张勇也成为新加坡首富。今年1月,九毛九登陆港股,这家发迹于海口的小面馆,在上市的首日股价爆涨56%,静态市盈率估值已经高达113倍,超过了此前86倍估值的海底捞。

餐饮人开始看到希望。这不仅是一副强心剂,更让众多餐饮从业者看到了一个成功范本。“海底捞和九毛九成功上市,在餐饮行业内引发了极大的震动。”张兰表示。

疫情的影响,更催化了餐饮行业更多的渴望。就在此时,张兰带领着手持10亿人民币武器而来的易基金,似乎把握更高了一层。

作为深耕餐饮行业三十余年的老牌餐饮人,易基金更具有产业属性。张兰也表示,在投后的赋能方面,易基金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我此前也几次冲击上市,希通过我在融资、上市路上的经验,能帮助企业躲过一些坑。”曾在战场一线厮杀过的张兰直言,餐饮企业找融资,一定要找对人。找到那些能帮助企业对接资源的,而不是仅仅给钱的投资机构。“当时,我没有遇到一个好‘司机’,遇到了门口的野蛮人。通过这样的血泪教训,帮助餐饮企业,绝不让餐饮行业的门口再有野蛮人欺负我们行业。”

“成立易基金的初衷就是做最懂餐饮行业的专业基金。我相信这不是说大话,通过我们的投后赋能,真正帮助到餐饮创业者。因为我们才是最了解他的人。”

尾声

虽然疫情之下,餐饮企业受到重创,但也有业内人士指出,疫情结束后,餐饮行业或将迎来一波“报复性”消费。

对比2003年非典过后,当年餐饮十强的半年营收均相较2002年提高了30%以上的增长。2002年全国餐饮业收入为5000亿,2004年餐饮业的营收猛增至7456亿,2005年,数据飙升到8800亿以上。

危机酝酿了一场行业洗牌,也预兆着行业腾飞在即。在疫情后,餐饮行业融资迎来新的高潮。而在行业洗牌后,餐饮企业也将迎来上市潮。

(来源:融中财经 安多)

本文为联商网经融中财经授权转载,版权归融中财经所有,不代表联商网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