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一兆韦德在京率先开业 健身房重启迎线下考验

来源: 北京商报 蓝朝晖 2020-04-07 08:38

居家健身成为主流之后,线下健身房的重启并未收获恢复性的增长。

4月6日,北京商报记者独家获悉,国内头部健身企业一兆韦德位于京城的首家线下健身门店在清明假期期间悄然恢复营业。然而,健身房想要满足会员的线下健身需求并不是一件容易事,由于按照防控要求,健身房属于人流密集场所,戴口罩“撸铁”成为无奈的选择。

尽管线下健身房恢复营业让健身行业从业者摆脱了线下停摆的尴尬,但对于多数健身房,在新冠肺炎疫情尚未结束、北京疫情防控常态化的背景下,健身房依旧面临着诸多考验。

部分复工

在一兆韦德的官方公众号上,一兆韦德称,望京华彩会所成为一兆韦德北京地区率先恢复营业的门店,并开始接受预定。

即使恢复营业,用户想要进入一兆韦德门店也需要经历重重审核——佩戴口罩、检查“随申码“、接受体温监测缺一不可。不仅如此,为了控制到店人数,一兆韦德的门店只对会员开放,且需要提前预约。每90分钟可预约入场40人次,每人训练时长不超过90分钟。全体营业时间为10点-21点,这也意味着最多能接受7场健身预约。

一兆韦德客服人员告诉记者,目前一兆韦德仅望京华彩店开业,而且只开放了器械区、力量区、更衣区、谈单区和办公区。跑步机、泳池、团操课程、私教课程、淋浴、桑拿、SPA、水果吧、各类球场等暂不开放。

对于北京商报记者实地采访要求,一兆韦德方面并未给予回复,仅是强调目前仍只对会员开放,并严格按照防控要求进场。

不过,一兆韦德位于上海的门店于3月中旬已陆续开业,一兆韦德首席信息官金龙曾透露,每日到店健身的顾客,只有平常的10%。

一兆韦德门店的工作人员也表示,过去门店客流量约为600人,但假期开业期间,每场进店人数很少达到20人。“好多客户只是在询问,但真正能回归健身的并不多”。

北京商报记者官方小程序预约平台上发现,每天预约人数并不多,每场的预约人数很少超过20人。全天7场预约下来,进店健身的人数不足100人。

值得关注的是,虽然健身房在积极复工中,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北京恢复营业的健身房仍是少数。北京商报记者咨询了多家健身房后获悉,威尔仕、乐刻、Keepland、超级猩猩等位于北京的健身门店仍未恢复正常营业,而一兆韦德位于北京的12家门店中,也仅开业了一家。

一位一兆韦德的内部人士透露,目前防疫工作正在有序推进,工作人员将对健身房的安全情况进行观察,如果情况良好,或许将尝试开放更多的健身房。

痛点依旧

实际上,健身房复工后的防疫工作很繁琐,甚至可谓难点重重。按照北京市体育局公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全市体育健身场所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为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将继续对游泳馆等体育健身场所执行停业措施。

《通知》要求,符合复工条件的体育场所,应对场所各区域进行防疫安全评估。同时,室内体育场所原则上应暂停使用集中空调通风系统,合理控制客流量,在间隔期做好场所消毒清洁,建议消毒清洁频率每2-4小时一次。

一兆韦德在其发布的入场须知中也写道,会员到店前,须提前在线上进行预约。同时,门店入口专门设置了接待人员和测温区并立牌指示,会员须配合测量体温,体温超过37.2℃的禁止进入。会员到店须扫门囗二维码签到,签到成功后,健康码合格的方可进入门店。会员进店之前,需要在门囗用酒精免洗洗手液对双手进行消毒。门店在运动区域也准备了酒精免洗洗手液,会员运动前后可随时进行双手消毒。会员在运动过程中囗罩湿了,应及时更换囗罩。

多家健身房的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按要求,健身场馆需要通过区体育局、物业、街道办事处、工商管理局等等多个主体的审核,并且达到疫情防控相关要求才能对外开放。

壹季体能训练营联合创始人祝贺认为,从目前来看,线下门店的复工条件很高,尤其是采用中央空调的门店,基本上不符合条件,因此当前的工作重点仍会选择线上授课。

爱好健身的王先生表示,虽然对门店恢复营业感到心动,但并不会急于去线下。特别是淋浴间不开放,不能洗澡的问题,也让他打消了到店健身的念头。

此外,团课、跑步区域尚未恢复也造成了用户的流失。据悉,瑜伽、舞蹈等团操课程曾一度是一兆韦德的招牌,并在女性用户中颇受欢迎。团课区域关闭后,青睐力量训练的男性顾客则成为到店健身的主力。

行业焦虑

在业内人士看来,疫情防控下,即使线下健身场馆恢复营业,生意的前景也并不乐观。

易健身合作人程天玩表示,健身房的客观环境,很大程度会为病毒的传播提供“便利”,健身房要求顾客在锻炼时须全程佩戴口罩。但人在大重量训练时戴着口罩会呼吸困难,并且呼吸水汽润湿医用口罩后,易使人窒息,并且也将降低口罩阻隔病菌的效果。

事实上,自疫情暴发以来,健身房因属于密集型的群众体育活动被叫停,多家健身房线下门店几乎停摆,收入也大幅减少。

作为重资产行业,高租金、高人力成本是线下健身产业的特性。根据规模的大小,各健身机构每月有几十万到百万以上的固定支出。

祝贺表示,壹季体能位于北京的五家门店预计每月将减少收入百万元以上。

乐刻运动创始人韩伟此前也透露,疫情期间,乐刻单月亏损千万以上,整体亏损预估一亿元甚至翻倍。

虽然健身房客流量尚未恢复,但能够重新开业,维系客户,这对于健身场所而言,也是提高会员的续课率,增加收入的一种手段。

北京大学国家体育产业研究基地体育产业高质量发展研究课题组副教授郭斌表示,像健身房这样重度依赖现金流的企业,由于人员成本、房租成本居高不下,着急恢复营业也是无奈之举。但从目前效果来看,复工的直接收益可能并不高,不仅增加了消毒、防疫等成本,而且还存在出现疫情的风险。因此,还是应谨慎复工,先尝试小范围恢复,并多开辟线上收费课程,缓解资金压力。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通知》,北京市体育局建议各健身场所引导广大市民加强健身过程中的自我保护与防控,选择安全的健身场所和健身内容,选择居家健身和线上健身项目,从根本上减少聚集健身存在的风险。

目前,各家健身机构及在线健身平台纷纷上线了健身视频和互动直播。祝贺透露,目前壹季体能的线上课程已扩展到每周近100节,已取得单月六位数的收入。

尽管线上授课的收入尚未达到线下门店的日常支出,但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客户如今已经培养了线上的消费习惯,未来线下仍是最好的健身场景,线上也将承担起更多的职责。线上、线下打通,或将成为健身行业的新方向。

(来源:北京商报 记者 蓝朝晖

本文为联商网经北京商报授权转载,版权归北京商报所有,不代表联商网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