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头部健身房品牌金吉鸟门店现倒闭潮 健身市场蛋糕怎么吃?

来源: 联商网 王雪 2021-07-23 11:30

“当时机来临时一定要迅速把握住,全力以赴的快速推进,做大做强。”2018年,健身房品牌金吉鸟老板、创始人周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意气风发,彼时金吉鸟正在全国各地开启快速复制模式。一去经年,金吉鸟却走到了倒闭边缘。

乱象丛生、门店倒闭 金吉鸟“折翼”

近日,据多家媒体报道,金吉鸟位于南京、天津、长沙等地的门店接连关闭,当地不少会员用户都陷入了“退卡难”的境地。其余城市的会员表示还遇到了“昨天办卡,今天关门”的状况,退费十分艰难。

图片来源:大众点评网

联商网》在大众点评网上搜索看到,金吉鸟不少门店因管理混乱、服务态度差等备受消费者诟病,还有教练不专业、流动性大、忽悠消费者购买私教课、环境脏乱差等问题突出,更有门店甚至出现女淋浴房被偷窥事件。

事实上,金吉鸟资金断裂早有预兆,几个月前便有就职于金吉鸟的员工反映工资被大量拖欠,和南京总部沟通也很难解决。也有员工和机构商谈了解决办法,可即便如此也没能立刻拿到拖欠工资。

据江苏新闻报道,今年5月份,多位消费者在金吉鸟健身南京京新广场店因为听信私教花费十几万乃至几十万元买私教课,为私教冲业绩。业绩是冲上去了,可当初答应返还的钱却一分也要不回来,当他们去找店方退钱,店方只退70%。

该事件中,有教练称自己也是受害者,之所以冲业绩,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拿回自己被拖欠的工资。关于金吉鸟拖欠工资,金吉鸟南京某门店教练透露,如果想要拿到被拖欠的工资,教练们必须想办法卖课做业绩,通过业绩拿回相应的拖欠工资的配额。比如做了1000元的业绩,就能从拖欠的工资里面拿回五六百元。

售卖年卡、打包私教课,一直是传统健身房盈利的两大“法宝”,这就决定了健身房通过只能吸纳新会员来滚动现金流,盈利方式过于单一,导致企业负债率高企。通常情况下,健身房往往择址住宅区布局开店,虽然是人们生活中的高频消费场景之一,但一家健身房覆盖的消费半径最多3-5公里,竞争激烈时也就2公里左右,而区域居住人群和流动人口有限,增长天花板显而易见。这意味着,单纯靠拉新方式来吸金不可持续,长此以往,对企业的经营必定会造成不利影响。

资料显示,金吉鸟于2005年于南京成立,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全国门店数量达到了400多家,是国内大型健身直营连锁机构的代表品牌之一。

2017年开始,品牌加速外埠开店步伐,进入杭州、天津、长沙、武汉等城市,新开门店达到80家。2018年,品牌更是喊出了“开设千店”的宏大目标。据了解,金吉鸟新开门店采取预售模式,卖出的年卡、私教课能够快速回笼资金,一方面支持门店的运营,另一方面用于新店拓展,再收资金,以此循环往复。

事实证明,高额预付卡是个定时炸弹,转嫁经营风险的同时埋下了祸根。“透支”盈利背后是新客源枯竭的局面,最终导致资金断流。今年5月,金吉鸟还因“超额预付费”问题被南京市场监管部门约谈。

自2020年起,金吉鸟健身全国多地门店开始传出欠薪、员工罢工等负面消息,在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发布了不少被拖欠薪资的员工发布视频维权。如今,终于波及到了消费者。

天眼查信息显示,金吉鸟创始人周荣已于今年6月卸任品牌主公司法人,但其仍为品牌旗下多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目前,金吉鸟健身旗下多家公司官司缠身,周荣本人也已被限制高消费,列为被执行人。

头部品牌接连失利 一兆韦德负面缠身

比金吉鸟早成立4年的行业头部品牌一兆韦德,同样经历了从巅峰跌入谷底的发展过程。尤其是在去年爆出“扇耳光”丑闻,把一兆韦德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2020年5月,一兆韦德杭州某门店内因一只口罩引起争执,会员被教练拉到门口连扇了11个耳光,导致会员耳膜穿孔。该门店起初以事件发生在店外为由不予理睬,但舆论发酵迅速,在一片声讨中,一兆韦德终于出面致歉。

同年11月,一兆韦德因公示企业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的原因,被上海浦东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单。企查查最新信息显示,一兆韦德涉及法律诉讼达800多条,经营风险近60余条,遭受数十次行政处罚。

《2020中国健身行业数据报告》显示,2019年以全年总体营业额排名第一的一兆韦德,在2020年疫情影响之下关闭了数家门店,在门店数量排行上位于第五名。而去年疫情期间,一兆韦德健身还获得多家银行总计数亿元的贷款支持。

尽管企业发展势头迅猛,但是品牌规模与口碑却呈现了两极分化态势,从忽悠办卡到教练掌掴会员,再到造谣同行恶意竞争,近年来一兆韦德负面新闻缠身,多次与消费者对簿公堂,更是加深了品牌的信任危机。

图片来源:大众点评网

新兴健身房品牌崛起 行业大洗牌

健身行业虽然是朝阳行业,发展空间广阔,但也是负面新闻非常多的行业。近年来,传统健身房办卡容易退卡难、门店倒闭、老板跑路等案例屡见不鲜。伤透消费者的同时,一些早有不满的专业教练开始出走,组建自己的私教工作室,并带走部分忠实会员,小而美的健身工作室应运而生。

如今,传统健身房一边被私教工作室吃掉半壁江山,一边又遭受新型互联网健身品牌的冲击。

如主打24小时智能健身和团操课的超级猩猩在2014年成立,目前已完成了六轮融资,全国门店接近200家。共享健身品牌乐刻以“99或199元包月”的模式获得迅速发展,市场份额持续扩大,成立以来连续四年拿到融资。

互联网健身品牌的共性是以线上平台发展用户,线下门店留住用户,主要模式有24小时自助健身房和小型智能健身场馆。与传统健身房年卡的收费模式不同,互联网健身品牌多采用次卡和月卡的模式。

这些品牌不仅抛弃了传统“年卡”模式,智能化,无推销,还把教练与KPI解绑,教练无需背负销售压力的同时,被赋予经营管理者角色。门店运营模式更先进、服务体验更佳的新兴健身房日益受到消费者青睐。

小结

疫情影响下,民众的健身意识和需求大幅提升,参与健身的人持续增多。据三体云动数据中心统计,在14亿总人口的基数下,中国的健身人口渗透率为5.02%,环比2019年增长3.19%。但相比欧美国家仍有不小的差距。中国健身俱乐部市场仍将是全球最大的健身市场,中国健身市场增长空间无比广阔。

但是,任何一家企业的发展壮大,不能以伤害消费者权益为代价,杀鸡取卵无异于自取灭亡。经营者应保持对消费者的敬畏,同时主动学习、积极提升,加速转型变革、拥抱变化,顺应行业发展趋势,才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站稳脚跟。另外,相关监管部门应该建立完善的监管机制,对该行业进行规范管理。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