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垂死挣扎21个月后,呆萝卜还是熬不下去了

来源: 联商网 拾一 2021-10-22 17:39

出品/联商网

撰文/拾一

重启无望,呆萝卜最终还是没能撑到东山再起的那天。

10月20日,在呆萝卜App首页,其运营主体安徽菜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发布停止运营公告。

目前,呆萝卜App已无法正常显示,打开应用程序后弹出一则“公告”内容显示:自2020年1月23日菜菜公司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以来,在近21个月的时间里,公司试图扭亏为盈、重整旗鼓,但由于菜菜公司最终没能引入重整投资人,公司的经营也每况愈下,目前已经难以为继,即日起停止营业。“呆萝卜APP”停止向消费者提供服务,各线下门店停止营业,并在近期内陆续关闭。

不过,该公告未提及如何解决用户会员费用退还等问题。

呆萝卜App公告截图

天眼查App显示,呆萝卜关联公司安徽菜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10月,注册资本500万人民币,创始人李阳为法定代表人、大股东及疑似实际控制人。该公司此前已获两轮融资,目前直接或间接持股拥有29家企业的实际控制权,并已成立超500家分支机构,涉及安徽、江苏、河南等地。

天眼查App截图

安徽菜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及其对外投资公司已有多条风险信息,创始人李阳已被限制高消费。此外,多家分公司还曾因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

2020年9月,安徽菜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已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

01

“生鲜电商黑马”风口起航

自2016年第一家门店落地合肥以来,呆萝卜在安徽、江苏、河南、湖北四省迅速覆盖了19座城市,门店数量超过1000家,辐射上万个小区,月订单超过1000万单。

2019年7月,呆萝卜完成数亿元A轮融资。呆萝卜曾公开表示,未来要在全国50座城市开设10000家门店。

2019年11月,呆萝卜第一次爆发危机。

2019年11月22日,呆萝卜官方微信发表声明称:由于经营不善导致资金紧张,公司日常经营受到重大影响。一天之内,工资社保断交,权限被限制,随后呆萝卜杭州产品研究和运营罢工。随后杭州南京多地停摆,呆萝卜濒临绝境。

当时,其创始人李阳认为呆萝卜目前的核心的问题是对公司增长发展的预期过高,但在组织管理、以及业务的固化速度没跟上,导致公司的失血不断增加。

李阳还表示,不会轻易放弃任何一个城市,对于过去“步子迈得太大”问题,之后会更关注“单店增长”,而不是“整体GMV增长”,“瘦身”会更倾向于比如:门店大小、业务线、品类等。

资金链断裂是呆萝卜危机的重要原因。据呆萝卜员工透露,B轮融资失败导致了公司的垮塌。

据了解,低效率的项目管理、管理层的决策、内部员工的腐败也是影响公司方向的重要因素,呆萝卜创始人李阳曾表示“公司最不缺的就是钱”,此外,呆萝卜在开城、仓库使用、采购方面都存在账目不清晰的问题,在危机爆发的前夕,还推出5000万元的“半价猪肉补贴”,可谓是“卖多少、亏多少”。

呆萝卜前员工表示,李阳不容易接受别人的意见。自己想出来的新项目,一般不会提前与业务部门商量,而是直接找产研开发团队做,“业务部门没有发言权”。

据“锌财经”此前报道,高瓴资本本打算继续领投B轮融资,投资2亿美元,但看过公司账目后决定不再追投,呆萝卜B轮融资失败。

02

几度官宣“起死回生”

接下来的十几天,陷入资金链断裂的呆萝卜开始了一系列自救措施。

2019年11月25日,呆萝卜发布公告,表示将逐步恢复办公,为早日恢复经营做准备。

12月8日,呆萝卜官方发文称,经过十几天的调整,呆萝卜将于12月9日同启百店。12月9日起,用户可通过呆萝卜APP正常下单;12月10日起,门店恢复取货服务。

此前传言供应商前往呆萝卜合肥总部讨要欠款,员工上网爆料薪资延发的信息。根据呆萝卜官方消息,有超百家供应商仍愿意复工,甚至以官方名义发表声明,支持呆萝卜持续运营,并愿与呆萝卜齐心协力共渡难关。

不少呆萝卜的会员或消费者,也通过呆萝卜的官方客服渠道留言,表示会继续支持并力挺呆萝卜。部分呆萝卜的加盟店外,店主挂出“力挺呆萝卜”的横幅,以示态度。

虽然在政府的协调下,呆萝卜12月先后重启70家门店,但似乎是回天乏术。

围堵呆萝卜总部的供应商。图片来源:脉脉

到2020年,呆萝卜又走上“破产重整”之路。3月,呆萝卜破产重整一案被合肥中院受理。9月,该案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召开,首次披露呆萝卜资产和债务情况。据了解,呆萝卜运营母公司安徽菜菜公司账面数资产总额为1.27亿余元,账面数负债总额为5.19亿余元,资产清查数为1.22亿余元,所有人权益为-3.9亿余元。

面对负债,呆萝卜创始人李阳在本次会议上表示,目前呆萝卜收到了一份1000万美元的投资意向书,他有信心渡过难关。

为了填补品类空缺,尽力挽回对用户的吸引力,在公司破产重整阶段,呆萝卜于2020年9月上线包邮到家服务,涵盖品类有家用电器、品牌美妆等,为快递发货模式。

虽然一场疫情使生鲜电商订单量猛增,让呆萝卜得以喘息,但社区团购一众企业也趁机进入了快车道。相较呆萝卜较重的门店自提比例,后者不仅依仗电商巨头的强资本支撑,其更轻更灵活的扩张模式对呆萝卜的市场生存带来不小压力。

在其破产重整案第一次债权人会议上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月31日,呆萝卜App上的余额高达6326多万元,覆盖用户200多万。

在今年6月,据北京商报消息,彼时呆萝卜只剩下合肥市内的门店,在150家左右,芜湖的门店在今年初已经关闭。

在这艰难的一年半内时间里,随着社区团购抢夺市场,前置仓玩家上市,生鲜零售头部企业开始向仓储式会员制发力,呆萝卜要想重回往日的高光时刻,已经变得难上加难。

03

社区生鲜电商进入寒冬?

生鲜作为家庭的刚需品,尤其是在经历了疫情的推波助澜之后,越来越被市场看好,被资本看好。但看似火热的市场背后,却有着生鲜电商们自己的辛酸。

在推出盒马邻里之前,侯毅曾去呆萝卜学习过三次。“呆萝卜比我们稍微早了一点,它在春天还没有到的时候死在了冬天,但没完全死掉,呆萝卜还是顽强活在了今天”。

互联网入场时机很重要,早一些市场未成熟,晚一些又会变成一片红海。呆萝卜的主要问题在于资本退却以及自身运营问题,并不意味着这种生意模式失去市场。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