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2天开一家店,和府捞面的“超级野心”

来源: 伯虎财经 唐伯虎 2021-10-27 13:51

健不健康、营不营养,资本并不关心,资本只关心能不能赚钱。

吃过很多美食,华映资本的投资人王维玮都没留下印象。一年前,在上海公司楼下吃过的一碗面,让其对这家几年前吃过的面有了新的认识。

黑底白字的门牌匾,书店的装修风格,一碗40块钱的面,即便在疫情中仍有络绎不绝的顾客,这些特点都吸引了王维玮。一直研究新消费升级的他,立马觉得这家店值得投资。

这家让华映资本主动投资的小面,就是如今面食赛道的网红品牌“和府捞面”,“从第一次见团队,到完成投资经历了八个月 ”,王维玮事后觉得,尽管时间很长但还是值得,甚至是幸运。

因为在2021年7月,和府捞面完成E轮8亿元融资,彼时距离4.5亿元的D轮还不到一年。

那么,受资本热捧的和府捞面,到底是什么来头?资本又为什么如此热衷新面馆赛道呢?

1.两天一店,商场里的“书房面”

长期以来,大众对中式面馆的印象多是街边小店,饿了随便走进一家面馆,是最经济实惠的选择。

然而,来自上海、在全国迅速铺开而来的和府捞面,却以“书房里的养生面”这样的独特场景,颠覆了大众对面馆的传统认知,让吃面这件小事,也变得讲究起来。

创办于2012年的和府捞面是一家中式面食直营连锁餐饮品牌,定位中高端面馆,客单价在50元上下,其门店主要开在一、二线城市购物中心,面向附近上班的白领消费者,讲究品质和环境。

高级氛围感,恰恰是和府捞面与其他面馆最大差别之一。

自2013年首家门店上海开出以来,和府捞面相继进入华东、华北、华中、华南等全国市场,以品牌标志的“中式书房”主力店型落地一、二线城市高端商场。

截至2021年6月底,和府捞面全国门店数超过340家。今年五月,和府捞面上海第100家店开出。据悉,继苏浙大区百家门店之后,预计到今年底,华北地区门店数也将突破百家。此外,和府也在进行二、三线城市下沉尝试,进入石家庄、惠州、丽水、淄博等城市。

据数据统计,和府捞面2021年新增门店数较2020年翻番,相当于约2天新开一家门店。

即便扩张在提速,但和府捞面仍旧挑战重重。

“我们现在更多思考如何让和府活得更久,”和府捞面创始人李学林表示。

一直以来餐饮行业最难的就是可持续性。可以说,细数国内本土餐饮品牌,鲜有百年品牌,其中能与肯德基麦当劳这样的连锁巨头相比的百年品牌,更是少之又少。

面对这一现状,和府捞面“心怀梦想”,立志做可持续的餐饮品牌。

今年5月1日,和府捞面在上海96广场落地子品牌“和府小面小酒”,并陆续进入福州、天津、淄博等地。

此外,“财神小排档”也在上海美罗城、凌空SOHO同步开始测试。

“和府到家”主打新零售消费场景,包括多个主食及配菜小食产品,目前已经推出20余款零售化产品,包括鲜煮面、微波米饭、预制菜等。

官方数据显示,和府到家明星产品在电商平台月销过万单。

从“和府捞面”到“和府小面小酒”,再到“财神小排档”、“和府到家”,和府捞面不仅实现了从面类到“餐+饮”市场的品类延伸,也实现了从单一场景到多场景的延伸。

2.“面界麦当劳”?

很多投资人表示,在国内新面馆赛道,大家都在争抢缔造“中国面食麦当劳”、“中国面食肯德基”。

“面界麦当劳、肯德基”,这无疑也是和府捞面的“超级梦想”。

然而,想要知道和府捞面到底能不能成,首先需要先了解两者的商业模式。

对于连锁餐饮企业来说,直营和加盟是两种最为常见的经营模式。加盟的优势在于对品牌方是一种轻资产的扩张模式,加盟商出资开店,品牌方提供货源、技术指导等服务,只要品牌力足够就可以达到短时间内迅速扩张的目的,劣势在于门店管理难度大,产品控制能力较弱。

相比之下,直营模式则有利于提升门店控制能力,建立标准化产品服务,但前期开店投入高,门店扩张速度慢于加盟模式,短期难以实现规模效应,易被竞争对手抢先占领市场。

麦当劳是全球餐饮业第一大玩家,旗下经营近4万家餐厅,遍布全球121个国家和地区,采取的是直营+加盟模式。这里还有一个关于麦当劳的小故事,它在初入中国市场时坚持直营模式,后因扩张节奏远低于竞品随开放加盟通道,加盟模式带来的效果立竿见影。

或许出于维护品牌价值考虑,和府捞面全部采取直营模式。加盟与直营模式虽各有利弊,但和府捞面要想成为中国的麦当劳,形成巨大的品牌规模,加盟模式明显要比直营模式更适合;另外一方面,在疫情下,加盟这类轻资产模型比直营模式更能抵御风险。

目前和府捞面单店盈利能力稳定,平均营业额可以达到55万元/月,坪效4800元/月,人效5.5万/月,在粉面赛道算属实不错的成绩。但和府捞面现在仍是单一产品盈利型模式,依靠门店营收盈利。

反观麦当劳,走出了自己的特有路线,收益来源更多样化,除了直营店营收外,更多是以房产盈利,采用“低固定特许经营费+低销售额分成比例+经营场地租金差价”的盈利模式。

在特许经营加盟模式下,麦当劳拥有这些餐厅的土地及建筑所有权,或者长期租赁合同,再转租给加盟商,麦当劳不负责日常经营,只从加盟商处收取租金、收入一定比例的特许权使用费及初始加盟费。以在2017年为例,麦当劳主营业务的税前利润高达55%部分由地产模式所产生。

图:麦当劳商业模式(来源《商业模式升级与持续发展:麦当劳案例》)

除此之外,和府捞面和麦当劳在消费群体与消费场景上亦有所差别。

在消费群体上,和府捞面人均价45元+,瞄准白领等对价格不敏感人群,走的是中高端餐饮路线;麦当劳人均价30元+,走大众化路线,覆盖到各层次群体,因此,麦当劳消费群体远广于和府捞面,和府捞面扩张难度就高于麦当劳。

在消费场景上,虽然和府捞面提倡慢餐饮理念,想将消费者留住,但消费者已形成潜在消费思维,潜意识已将麦当劳与休闲空间画上等号,会选择去麦当劳闲坐,而不会选择去一家面馆,所以留客率上亦不如麦当劳。

可见,“面界麦当劳”的“超级梦想”,也不是那么容易实现的。

3.投资人为何看好面食赛道?

既然“面界麦当劳”这么不好实现,资本为什么还这么热投面食赛道呢?伯虎新消费认为有以下两点:

1.市场容量足够大,没有相对成型的连锁品牌

过去我国餐饮业多是夫妻店形式,连锁品牌较少,且TOP5中除海底捞外其余均为西餐。

今年来,我国餐饮连锁化率从2018年的12%,提升到2019年的13%,至2020年底,继续提升至15%,且餐饮市场规模有望突破新高点4.6万亿,这对与资本来说是“池大鱼小”,加入资本做催化剂,很快就会形成趋势。

2. 供应链相对成熟

在资本人眼中,这个行业曾经高度不成熟的供应链管理和运营管理,加上难以复制的低标准化程度,共同造成了餐饮门店低连锁化率和高淘汰率的市场格局。

然而2018年之后,一些头部机构开始布局餐饮供应链,如真格基金、天图资本、今日资本等,令我国的餐饮供应链开始不断崛起。

并且,经过多年的发展,我国的连锁餐饮企业在门店、品牌、管理上日趋成熟,具备了大规模连锁化的基础。

可以说,无论是和府捞面、遇见小面还是兰州拉面马记永、陈香贵、张拉拉,都是连锁规模化发展的产物。

基于以上两点,资本对和府捞面等品牌的看好就能理解了。

遇见小面在3月A+轮融资后估值10亿,在7月新一轮融资后估值30亿,短短4个月估值翻三倍;陈香贵在A轮融资后估值10亿,而陈香贵仅诞生3年,门店数才50多家;和府捞面现在估值100亿,足见新锐面食品牌的火热。

业内人士曾将连锁餐饮的发展分为三个阶段:0—1起步期阶段,重点是打造出好产品、好模式;1—10发展期阶段,重点是利用资源实现快速复制,逐步打出品牌知名度;10—100壮大期阶段,重点是资金和系统化运营。

就这点来看,和府捞面凭借供应链优势及提早入局,目前在1—10阶段领先竞争对手,但粉面赛道竞争激烈,后起之秀不断涌现。如何抢占市场份额,进一步下沉市场,寻求突破点,是和府捞面进入下一个阶段必须要考虑的点。

资本疯狂涌入,面馆估值水涨船高,谁能真正跑出来,需要时间验证。

参考消息:

1. 新眸:和府捞面,会是中国的麦当劳吗?

2. 灵兽:资本疯了,面条也疯了?

3. 深网腾讯新闻:疯狂的拉面 | 深网

本文为联商网经伯虎财经授权转载,版权归伯虎财经所有,不代表联商网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