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估值200亿,59岁安徽老乡要带老乡鸡去IPO了

来源: 投资界 杨继云 周佳丽 2021-11-04 16:53

老乡鸡也要去IPO了。

投资界从安徽证监局官网获悉,在一份“安徽辖区拟首次公开发行公司辅导工作基本情况表”中,赫然出现了中式连锁餐饮品牌——老乡鸡的身影。文件显示,老乡鸡已于今年9月底与券商签订上市辅导协议,正式冲刺深交所主板IPO,有望成为国内中式快餐上市第一股。

老乡鸡的背后,是一位60后退伍军人白手起家的励志故事。1962年,束从轩出生在安徽省肥西县的一户农民家庭,20岁结束军旅生涯后回到老家养起了鸡。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快餐行业,于是决心大转身。2003年,第一家“肥西老母鸡”中式快餐店在合肥舒城路正式开业,这正是老乡鸡的前身。

18年时间,老乡鸡从肥西开到合肥,又从安徽扩张至全国,累计开出超千家门店,营收超30亿元,是妥妥的中式连锁餐饮巨无霸。投资界了解到,今年曾有投资人对老乡鸡喊出了200亿的天价估值,但目前为止,老乡鸡的身后仅仅只有加华资本一家机构投资方。

无独有偶,同样主打中式快餐的老娘舅也刚刚迈出了IPO步伐,而粤式火锅连锁餐厅捞王已于9月在港交所提交招股书,还有老牌餐厅绿茶二次递表,再次向港股IPO发起冲击。眼下,中式餐饮赛道挤满了VC/PE投资人,这一门以往“不性感”的生意也开始迎来一波上市潮。

从养鸡到开出千家快餐店

59岁安徽老乡,计划去IPO敲钟了

老乡鸡的背后,是安徽人束从轩白手起家的创业故事。

1962年,束从轩出生在安徽肥西,长大后参了军。1982年,20岁的束从轩从部队复员,回到老家肥西县,彼时的农村“包产到户”发挥出了巨大能量,农民们过上了年年有余的日子,但束从轩不想像老一辈一样继续种地,他开始琢磨新的出路。

余粮多了,可以养鸡,那时候家家户户院子里都有几只,束从轩倒觉得可以当个事业来做。于是,他拿出结婚时父母给的1800块钱,买了1000只鸡,专心搞起了创业,自此开始了与“鸡”打交道的生涯。

当时,养殖户以养殖白羽鸡为主,原因是这种鸡个头大而且饲养时间短,大约40多天就能出栏,价格还便宜,但口感远不如土鸡。束从轩不打算随大流,就养安徽本地的肥西老母鸡。果然,土鸡大受欢迎,束从轩的1000只鸡为他带来了第一桶金,近10000元,这在当时可不是个小数目,“手那个抖啊,数了3遍都没数对。”束从轩曾回忆。

他年轻,又肯下苦功夫研究,甚至有7年的时间直接住在了鸡棚,以至于蒙着眼睛在鸡舍走一遍,他光靠听就能知道养的鸡有多大,是冷了还是热了,病了还是健康。到了1990年,束从轩成立了正旺养殖公司,成为合肥最大的养殖户。但市场逐渐供过于求,利润明显下滑,有一段时间他很是伤神:“难道一辈子就这么养鸡?”

转折在1999年来临。一次意外的机会,束从轩得到了餐饮业特许经营的培训信息,他带团队进去学习了3天,第一次深入了解快餐业和连锁经营行业。他决定做一个中式快餐连锁店,打造鸡产品全产业链。随后,这个餐饮门外汉开始四处奔波选址、砸钱装修,最头疼的还有研发菜品,每天杀一两只鸡来研究鸡汤,这些都是巨量的投入。

2003年10月,在合肥市区繁华的舒城路上,束从轩开了自己的第一家饭店、老乡鸡的前身——肥西老母鸡。这是一家专为中国人口味打造的餐饮店,经营鸡汤炖品和以鸡肉为主的中式菜品。由于店铺新颖,生意火爆,束从轩又开了几家连锁店,但年底一算账,全都是亏损的。原来,菜品和运营成本都太高,束从轩请了一个职业经理人,又对员工进行培训和精细化管理。到了2011年,肥西老母鸡在安徽开出了130多家门店。

创业就是一个困境接着另一个困境。在安徽声名大噪的肥西老母鸡想要出省,却因为名字中的“肥西”地方色彩太过浓厚,很难让消费者认同。当时,找到束从轩想要投资的VC们也对公司能否顺利出省颇为介意。但想要换名字谈何容易,肥西老母鸡已经成为了安徽的一张名片,各方阻力不说,当地居民也有着深厚感情,最后还是束从轩力排众议决定改名,他要让这碗鸡汤走向全国。

2012年3月,从合肥马鞍山路店开始,“肥西老母鸡”的招牌被摘下,换上了草绿色背景、白字的“老乡鸡”招牌。老乡鸡的故事开始了,束从轩还砍掉了生禽零售等多元业务,养殖行业由下游工厂负责,一心一意扑在餐饮上。自2016年起,老乡鸡才接连入驻南京、武汉等城市,并在2018年收购武汉永和,全国化扩张步伐正式提速。

同很多传统餐企一样,老乡鸡也带有家族式色彩。2012年,束从轩的儿子束小龙大学毕业回国,直接进入老乡鸡,他从最基层的养殖场做起,然后从门店服务员,一步步做到了店长、区域经理,如今,他是老乡鸡餐饮集团总经理。

目前,老乡鸡在全国拥有1000多家快餐店,59岁的束从轩靠着和“鸡”打交道,把一家快餐连锁店慢慢推到了IPO的大门前。

估值200亿,背后仅有一家投资方

老乡鸡靠什么去上市?

那么,一家连锁快餐店何来底气要去冲击IPO?

老乡鸡曾公开过这样一组经营数据:2019年在全国有800家直营店,2020年宣布进入北上深杭,目前在全国拥有1000多家店,分布在安徽、南京、武汉、上海、深圳、北京、杭州、苏州、徐州等地;截至2020年,老乡鸡已累计服务消费者6亿人次,日均服务50万人次;此外,年销售额超30亿元。

前不久,老乡鸡还发文称,公司用了12年时间跨过10亿元;又用了2年时间,跨过20亿元。从2011年到2019年,其利润翻了33倍,销售收入翻了32倍,年均增速在40%左右。

投资界独家获悉,今年以来,有多家VC/PE机构试图以200亿元估值投资老乡鸡。但到目前为止,老乡鸡的投资方仅有加华资本一家:2018年,老乡鸡获得加华资本2亿人民币的A轮融资。完成那一轮融资后,老乡鸡顺利走向全国。

为什么会投资老乡鸡?据悉,加华资本投了同在合肥的洽洽瓜子,投资人经常过去出差,曾在机场的老乡鸡快餐店尝过鸡汤,第一口就很惊艳,有家里的味道。加华资本就此与老乡鸡结缘。

加华资本创始合伙人、董事长宋向前坦言,中式快餐系统的成功和品牌的崛起在今天的时代是个确定性很高的事情,老乡鸡的全产业链直控优势、中央工厂生产品控、标准门店赋能系统等等,足以使它成为定义中式快餐系统的中国范式和标准。而且,中国是一个14亿的巨大流量池,诞生一个与人口规模总量和经济总量相适应的全球品牌是值得期待的。

在圈内,老乡鸡的管理能力为人称赞:一是有全产业链运营能力,从前端养殖、中断加工制造到终端的快餐制造的全产业链能力在支撑;二是有精细化管理的能力,就连抹布应该摆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使用,用在什么地方,都写得一清二楚;三是具备标准化可复制的能力,能够快速裂变。

虽然成立多年,但老乡鸡真正大火却是在2020年疫情期间。去年2月,元宵节刚过,一则老乡鸡董事长束从轩手撕员工联名信的视频走红,播放超千万——疫情期间,老乡鸡损失保守估计5个亿,遭受重创,联名信的内容是员工自发不要工资,束从轩则回应,“哪怕是卖房子,卖车子,也会千方百计确保员工有饭吃,有班上。”引发热议。

趁着热度,3月,老乡鸡花200块钱办了一个土味儿战略发布会,宣布进军全国市场、获得银行10亿授信贷款和战略投资、计划新增招聘5000人。8月,老乡鸡又宣布岳云鹏为代言人。几番折腾下来,老乡鸡算是出圈了。

人们赫然发现,一向“土里土气”的老乡鸡,却深谙年轻一代的语言风格。在一次公开演讲中,束从轩曾说,“近年来我觉得要想把餐饮生意做好,就要混进年轻人的圈子,这样我也能变年轻。”

不过,中式连锁快餐也有难逃的魔咒,想要做大规模,就难以保证单店的效益;年销售额的老乡鸡利润究竟如何?或许只有等到提交招股书的那一天才能知晓。

今年,餐饮上市潮来了

这一条赛道来了很多投资人

一波浩浩荡荡的餐饮上市潮正席卷而来。

与老乡鸡步调一致,成立21年的中式快餐连锁品牌——老娘舅也在冲刺IPO。今年10月,发家于浙江的老娘舅在浙江证监局披露辅导备案公示文件,计划在A股IPO。

坐拥400家门店,老娘舅身后同样是一对上阵父子兵。根据老娘舅的辅导备案信息显示,老娘舅实际控制人为杨国民、杨峻珲父子,二人合计持股53.08%,家族特色明显。值得一提的是,老娘舅的股东阵营里还浮现香飘飘董事长蒋建琪的身影,系老娘舅的第三大个人股东。

而不久前,曾经的“网红”中餐厅绿茶再一次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2004年,王勤松路妍夫妇在杭州开设了为旅客提供餐饮和住宿的绿茶青年旅舍,融合、性价比的特点吸引了一批食客。直到2008年,这对夫妇才正式开出了绿茶的第一家门店,后来走出浙江后,一度火成“网红”餐厅。发展至今,绿茶已在全国有208家直营门店。

还有,中国排名第一的粤式火锅连锁餐厅——捞王,也于今年9月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拟主板挂牌上市。此外,顶新集团也被传出要将德克士康师傅私房牛肉面打包纳入香港IPO,不过后来官方回应表示:“有此规划,无具体进度”。

不难看出,中式餐饮上市潮正呼啸而来。今年以来,不止一位投资人向投资界预言:未来两年,在香港上市的餐饮企业或将达到十家,随着这些企业上市,餐饮投资将更加活跃,有望批量出现一批百亿人民币市值以上的巨无霸。这一幕在以往是不敢想象的。

实际上很长一段时间内,中餐被认为与资本无缘。梳理原因,无非是中式餐饮行业门槛低,高度分散,高度竞争,而且也存在高风险——速生速灭,很难形成垄断。加之其财政不透明,管理不规范,常常被认为不够性感,因而不受投资圈看好。与此同时,国内好的餐饮企业,要么是家族式经营,要么坐拥充裕的现金流水,大多不愿意接受风险投资。这也是餐饮行业资本化道路上存在已久的一个死穴。

直至2020年初的疫情后,遭受重创的线下餐饮因现金流紧缺,对风险投资的认知和态度开始发生转变。就连曾放言永不上市的西贝创始人贾国龙,也悄然间转换了态度,“我改口了,如果有合适的时机,我们会选择资本投资西贝”。眉州东坡创始人王刚也对上市持乐观态度:“通过疫情,我发现要做成百年老店,上市是最好的途径之一。”

此后,VC对餐饮赛道的信心重燃,投资人开始紧锣密鼓地看项目。今年上半年,在拉面、新茶饮、炸串小吃、中式烘焙等细分赛道的狂热带动下,餐饮投资赛道堪称大爆发,一笔笔意想不到的大额融资频频发生。有数据显示,截止到今年8月,全行业投融资件数达86起,总投金额为439.1亿元,已经超过2020全年的两倍。

一位正在看餐饮消费的上海VC投资人道出了他的逻辑:“中国14亿人口,一日三餐是大事,餐饮刚需且高频,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可以培育出一批大品牌,百亿级甚至千亿级的品牌都将出现。同时海底捞、九毛九等上市后的表现,也为这一波餐饮投资和IPO做了示范。”

不过也有专注消费的投资人担忧,现在的餐饮估值有泡沫,“中国一定会诞生一批大体量的餐饮公司,但不会像现在看上去这么多”。他还强调,餐饮行业有一套归属于这个行业的循序渐进的法则,不会像互联网那样爆发式的增长。那些用互联网增长模式来评估餐饮项目的VC/PE机构,最后可能会“赔得很难看”。

须知道,中餐是一门“苦”生意,一代企业家在经历十余年甚至二十年的苦心经营后,才能做出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品牌。眼下,这一波快速膨胀成长的中餐独角兽,未来还能走多远呢?相信时间会给出答案。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