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司马南撕联想,正义的拷问还是欲加之罪?

来源: 联商高级顾问团成员 老刀 2021-11-25 09:11

品/联商专栏

撰文/联商高级顾问团成员老刀

这两天,中国公民、北京市民司马南连发七条视频,火力全开批判联想,引发网上舆论汹涌。联想在股权改革的过程中有没有“原罪”,这些年的经营过程中表现如何,路子有没有走偏?司马南是否贴大字报,无中生有,上纲上线?持正反两方观点者都大有人在。

1、司马南炮轰联想的六宗罪

第一宗罪:国有资产被贱卖,中科院失去控制权。

2009年,中科院以27.55亿元将联想控股29%的股权出让给了卢志强的泛海控股。联想控股在2008年年底净资产是139.49亿元,29%的股权应该是40.45亿元,而中科院出让29%联想控股股权只有27.55亿元,差价12.90亿元。

2012年股权变更为:国科控股34%、联想管理层42.5%、同盟军21.5%。再加上市股权稀释,中科院被稀释到29.5%,彻底丧失一票否决权。

第二宗罪:为泛海控股量身定制,意指其中有利益输送。

之所以能低价转让给泛海控股,司马南称,这个股权转让的限制条件很多,而只有泛海控股符合入围条件,而泛海控股的卢志强是泰山会的成员,柳传志也是泰山会成员。

第三宗罪:穷了寺庙富了方丈!

司马南指出,中科院原计算所所长李树怡也出现在联想志远持股东名单上,没在联想控股上过一天班的李所长,一不小心又成了亿万富翁。

朱立南退休后,年薪从5000万涨到6500万。柳传志退休后的年薪近1亿元,还有2500万退休金。想高管退休后,大涨薪酬。老柳两年拿1亿,还有退休金2700万。

杨元庆的股权已超过中科院,去年联想集团净资产234.5亿,杨元庆个人资产高达100亿。27个高管,2020年拿走了9.34亿元。联想集团负债率90.5%,欠供应商1000多亿,资不抵债,富了方丈穷了庙。

第四宗罪:联想负债超过恒大,资不抵债的联想,有暴雷的风险。

招股书上,联想资不抵债,并非因为经营不善,而是股东拿的钱拿多了。2006年到如今,联想集团盈利61亿美元,而分红高达41亿美元。

联想集团负债率90.5%,联想集团欠了1000多亿货款。疫情过后,中小企业都不好过,拖欠货款还增加了500多亿,资不抵债的的风险转给了供应商。但不会拖欠国外供应商,吃准了国内供应商。

一旦出现流动性危机,将会出现暴雷。

第五宗罪:联想27名高管,14个外国人,政府采购是否有信息安全问题。

联想的招股书中讲清了联想一共27个高管,有14个是外国人。其中,联想首席财务官黄伟明是英国人,联想首席技术官芮勇是美国人。

第六宗罪:联想的金融帝国:钱生钱,资本永不眠。

司马南在第七个视频中把矛头对准了联想的金融业务。他把联想称为“金融公司”。意指联想不务正业,投资收益占联想控股净利润的很高比重:2019年金融业务净利润占整体的57.55%;2020年这一比例为48.49%。

司马南分析了联想的2020年年报,把联想的金融业务分为三部分:银行类;小额贷款类;保险。司马南引用部分媒体报道认为联想涉及到的小额贷款业务具有风险。

司马南在最新的一期视频中还表示,联想视频发布之后,很多人来找他兴师问罪,包括交往了十多年的朋友。大家都说自己错了,但没一个人来说哪里错了,司马南问:我的那一句话,哪一张图表,哪一个逻辑错了?司马南公开表示,如果自己错了,愿意改正。

2、司马南杀人诛心?

司马南视频出来之后,大量自媒体的文章对司马南持批判态度。

有文章写道:

看了司马南的这些视频,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种行为,商榷?建议?批评?举报?想来想去都不恰当,只有一个万能动词合适,也是现代中国人都不陌生的词——整。所谓整,就是上纲上线、目的复杂、不讲规则、不留余地,一坛酱缸搅来搅去、又酸又臭的观感,当然最近还有个更新版的替代词——锤。

说实话,司马南指控联想,基本是陈年老瓜,都是网上各路信息汇总,也基本上是这几年联想最招黑的点,舆情的密集爆发地带。这种扣帽子、揪辫子式的大字报,是没法较真的。这和路上有人骂“你不是男人”一样,反驳就很麻烦,脱不脱裤子都很尴尬,脱了也一定有人能在形状和色泽上挑出别的问题。

企业当然会有胜败起伏,联想当然也可能因为经营战略导致最终消失。但如果一个企业因为市场表现不佳就在道德上万劫不复,那真是非常荒诞的一幕。

还有人认为:

司马南对联想的指责,不是正常的批评,是贴大字报,是杀人诛心。司马南有权批评联想,但是必须有理有据。司马南说,联想有27个高管,14个是外国人,并以此证明联想有原罪。这是什么逻辑?一个中国企业,如果能雇佣优秀的全球人才,这是应该鼓励的。什么时候,高管有外国人,就成了一种原罪了?!

在司马南对联想的批判中,存在大量似是而非、杀人诛心的言论。司马南要掀起一股新的民粹风潮,这太危险了。联想的问题,是一家企业从平庸到优秀再到卓越的问题。

如果联想股改有问题,那就去纪委举报,依法依规处理问题。任何时候,我们这个社会,不要重回到贴大字报、搞舆论审判的时代。

3、对错之间

众声喧哗,到底如何评判司马南对联想的批判?

笔者以为,在司马南的七期视频中,这位“胡同口大爷”犯了一些技术上的错误。

第一,他不该翻出“泰山会”这种云里雾里,或有或无的东西。泰山会,可能有,也可能没有,可能只是一种富豪们(或者叫企业家)的私下里组织,但是司马南在批判联想的时候,把泰山会作为资产流失的一个隐形幕后操手,就显得不严谨,就有了民间野史,戏说的成分在里面。

第二,关于国有资产流失,司马南没必要翻出陈芝麻烂谷子的旧事,因为那时候太久远了,没有人愿意再去理出其中的头绪和正确与否。

柳传志对联想的股权分割一事,曾经做过解释。早在2013年,柳传志参加央视节目《对话》时谈及联想最初的股份制改革。柳传志表示,那时候太早了,根本没有“资产流失”的概念。1993年,在中科院的支持下,联想获得了35%的分红权,即公司利润的35%归在联想员工名下,由联想员工自由分配。

那么今天的联想,到底有没有国有资产流失?从完全的国有企业变成一个股权很分散的现代化企业,其中有利有弊。

好处是,早期,从中科院全资控股到柳传志等管理人员持股,有利于激发团队的积极性,有利于联想做大,成为了今天的全球PC之王。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股份到底有没有被贱卖,有没有造成了“内部人控制”,已经很难去翻旧账理清楚。至少从最客观公允的角度判断,由公变私,肯定存在或多或少“国有资产流失”的嫌疑。但另一个紧随其后的问题就是,如果没有股份制改革,如果还依然是一家百分百的国企,联想能做到这么大吗?

第三,关于联想有很多外国员工的问题。司马南对这一点的批判很显然是站不住脚的。走向国际化的企业必然有很多的国外员工,这是趋势,也是企业的需求。

因为国外员工多,司马南关联臆想出“政府采购是否有信息安全问题”。这样看起来荒唐的推论,就会让大家觉得司马南这是在胡搅蛮缠,上纲上线,乱扣帽子,“贴大字报”。

第四,联想的负债问题,跟恒大比有点不妥。关于这一点就有人认为司马南外行了。房地产企业是高资金流,负债高是为了扩大了市场规模,房地产的资金沉淀量很大而且周期长,一旦资金链断裂容易暴雷。但是联想是制造型企业,它的负债是对供应商的应付款,总体资金量不大,周转也快,而且不存在高昂的利息负担,只要联想一直在生产,一直能卖,压供应商的货款一段时间是正常的也是安全的。

那么,司马南对联想的炮轰是否全错,是否是贴大字报式的欲加之罪,或者故意在“整”联想呢?

笔者认为,司马南对联想发难,有其内在原因,也有其正当之处。

4、联想为什么总是挨批

在大众的潜意识里,直到今天,联想依然是一家国有企业,在企业性质上,联想跟小米华为是完全不同的。

天眼查显示,联想集团有限公司(上市主体)的最大股东为联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23.81%,而联想控股的股东为中科院(30.56%)、柳传志(18%)、泛海集团(16.98%)等等。

也就是说,在香港上市的联想集团依然有一部分股份被中科院持有。但是从股权结构上来看,联想集团已经非常分散,处于无实际控制人的状态。

如果说联想集团是个孩子,那这个孩子的爹妈太多,已经搞不清到底是谁应该作为最有话语权的监护人。

这些年,联想几乎全是挨批的,核心的问题点只有两个:

第一,联想的表现让大众太失望,尤其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联想成了一个严重掉队的落伍者。

第二,联想的高层拿着高薪,高薪低能,德不配位。

所以我想,这两点“原罪”应该是司马南炮轰联想的主要原因和内在动机。

但是,有人说,杨元庆和柳传志在联想拿着高薪,这是公司股东们同意的,程序合法,站得住脚。

但是,从付出与收益成比例的角度来衡量,估计杨柳配不上这样的高薪吧!另外,联想这个孩子,亲生父母是中科院,柳传志和杨元庆把他抱来,借来,把他养大了,长大后这孩子的归属,孩子带来的利益分配毕竟还是要在乎一下外面的人怎么评价怎么看。

说到底,联想这个“孩子”,他始终是一家出生国资的企业。如果养父母的吃相太难看,而且如今养父母也没培养孩子做出更大的贡献,外面的吃瓜群众自然会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所以,司马南批判联想穷了庙富了方丈是对的,不务正业也是有道理的。

到今天,我们已经没有必要再去评判到底是“技工贸”还是“贸工技”哪个对哪个错,因为当时的选择一定是最适合联想的需要也是最适合市场需要的。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联想没有太大的进步,没有实现如柳传志所言的“拐大弯”,没有新业务的拓展和创新,没有核心技术,甚至不如后来者小米,更不如华为,就太不争气了。

5、自由主义与民粹司马南

自由市场是对的,是好的。所以,毋庸置疑当初联想的股权改制也是对的,也是好的。才有了联想做大,购IBM的个人电脑业务。

但是,作为具有国资基因的联想,不思进取,当家人中饱私囊,掏空庙宇富了方丈,高薪低能,这种行为着实该批判,该警醒和反思。

在自由主义者眼里,司马南的标签是个民粹,或者是个愤青,所以很多人一上对他来就反感,给他贴上标签,说他在“整人整事”、上纲上线、贴大字报。

殊不知,说司马南贴大字报的人,其实自己已经先给司马南贴了大字报。先入为主就已经是去了客观公正。司马南的批判,值得一分为二来看,对联想来说,更应该是警醒!

胡锡进在今天推送的文章中说:司马南的质疑是朴素的,有公众意见的基础,它们是中国舆论场这几年积累的对联想综合不满的折射。

在促进共同富裕的大背景下,柳杨应当以开放的心态对待这样的批评,并加以思考。

参考资料:

1、冰川思想号,青柳,《司马南,你这是要整死联想啊!》,2021年11月22日

2、明叔杂谈,《惟愿中国社会少一些司马南》,2021年11月22日

3、胡锡进观察,《司马南连发视频炮轰联想贱卖国资,老胡这样看》,2021年11月23日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联商立场

本文为联商网作品,版权归本站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侵权必究。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