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今年,化妆品进入高成本时代

来源: 青眼 葱白 2022-01-14 18:19

“现在出一款新品实在是太难了”

“各项成本肉眼可见的增加了”

“投了钱也未必能马上看到成效”

……

2022年伊始,原料安全信息填报、上传产品功效宣称依据摘要、化妆品GMP接踵而至,各项新规所带来的成本上涨压力如巨石压顶,当行业回归产品,也表明化妆品行业正式进入慢时代、好产品时代。

成本上涨百倍

首先,化妆品企业成本上涨的主要原因即来自于产品功效评价所需的费用。

根据2021年4月出台的《化妆品功效宣称评价规范》要求,自2022年1月1日起,化妆品注册人、备案人申请特殊化妆品注册或者进行普通化妆品备案的,应当进行功效评价,并在国家药监局指定的专门网站上传产品功效宣称依据的摘要。

这也意味着,这柄悬在行业头上长达8个多月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落地了。

《化妆品功效宣称评价规范》明确指出,祛斑美白、防晒、防脱发、祛痘、修护、滋养等6类功效,只能通过人体功效评价试验方式进行功效宣称评价;其他功效可在人体功效评价试验、消费者使用测试、实验室试验等方法中任选其一,保湿和特定宣称(原料功效)则还可以选择文献资料或研究数据的评价方式。

▍截自《化妆品功效宣称评价规范》

根据此前青眼对多家检测机构的调查了解,目前人体功效评价中,防脱、美白祛斑发的报价最高,普遍为20万元左右,其中防脱甚至高达24万元;此外祛痘、滋养、修护则普遍在5-8元万元左右(详见《化妆品企业这项成本上涨近百倍!》)。

“即使不做人体功效评价,可做消费者使用测试、实验室试验、使用文献资料或研究数据等评价方式的宣称,也是需要不少成本。”多位研发工程师如是说道。他们均告诉青眼,以前产品备案大多只需要做常规九项,花费约在500元左右。即便是少数添加了水杨酸、滑石粉等风险原料的产品,需额外进行检测,其备案成本也不会超过3000元。但如今,仅备案而言,单个产品的成本较以前增加了数十倍甚至是上百倍。

此外,青眼还了解到,不少企业为了增加产品的竞争力,在消费者面前更有说服力,即便是一些不需要做人体功效的宣称,如保湿等,也会选择人体功效评价,由此企业的成本进一步加大。

试错成本更高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化妆品领域自上而下的严监管,也包含了检验机构,去年7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重拳出击整治检验检测机构不检测就出报告、虚假报告等违法行为,上海、深圳、陕西等各地也应声而动加大对检测机构的监督抽查。去年先后有近10家机构被暂停化妆品注册和备案检验信息系统使用权限(详见《化妆品检测机构“渡劫”》)。国家对检测机构的严监督,也引发了化妆品检测过审较以往变得更难。

部分从事婴童洗护产品的研发工程师就告诉青眼,现在产品的毒理测试很难通过。“以前基本交钱就可以过,但是现在平均一个产品需要3次才能过。”他以每个产品3000元的毒理测试成本来计算,每个产品仅毒理测试一项就需要近万元。

金发拉比妇婴童用品股份有限公司研发总监古玉龙还告诉青眼,最关键的是,很多产品虽然通过了毒理测试,但是最终的使用肤感却不好。“例如,一款婴童类的洗发水,采用了较温和的配方,毒理测试是通过了,但在使用时泡沫很少,显然这样的产品很难得到消费者的认可。这就成了一个矛盾的事情。”

古玉龙进一步称,“按一般规律来讲,往往上市3款新品,最终能经得起市场考验的也只有1个。”简而言之,以前的试错成本低,但是现在的试错成本越来越高了,无形之中企业的成本实际也增加了。

实质上,功效评价也面临类似的问题。多位研发工程师即表示,“如果一个新品的功效评价没通过,就需要重做,这也是一笔开支。”据了解,部分有实力的企业为了加快新品上市的速度,往往会在研发一款新品时同时用3-5个配方进行研发和功效验证,哪个配方过了就用哪个去备案。研发费用、备案费用的成本增长可见一斑。

此外,1月7日,《化妆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正式出台,这一法规意在要求化妆品生产的每个环节都专业化的操作与管理,对行业的影响更为深远(详见《定了!一批化妆品工厂要凉了》)。

“专业的事就得由专业的人来干。”因此,不少业内人士也普遍认为,接下来,将会有大批的工厂要进行招聘以及工厂的硬件改造。“而这也将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还有原料价格不断上涨带来的成本上涨压力,也让不少企业表示,“快吃不消了。”

虽然,从短期来看,企业的成本的确大幅提升了,但是于长久来看,将利好整个行业。

广州汇佳玲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工程师廖霖峰即表示,“正是因为现在出新品都需要花大价钱去检测、去备案,所以大家都没有理由不把产品做好了。”由此,可以预见的是,化妆品行业,好产品的时代来临了。

这半年,新品“荒”

“现在产品备案的准备工作,至少都需要提前几个月去做,整个备案过程就变长了。”伯德创研总经理王晶表示。

一位新锐品牌的创始人也向青眼介绍,虽然公司有出新品的计划,目前正在研发阶段。“但是产品什么时候能上市,实在是不好预估,现在备案有太多不确定因素了。”在她看来,“3个月出新品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总体而言,“今年开始,备案要变得困难且缓慢,产品的开发速度也变得很慢,且成本高昂”已几乎成为了行业共识,今年上半年恐怕要度过一段时期的新品饥荒。

值得一提的是,近日珀莱雅研发总监蒋丽刚在《2022年对化妆品行业的个人展望》一文中也明确表示,“2022年第一季度,多数化妆品企业会持观望态度,产品注册备案数量会大幅下降,在第二季度才会缓慢恢复。”甚至还有不少资深人士认为,在2022年5月1日和2023年5月1日,这两个重要的时间节点,或将有一大批企业会退出。

“说一万,道一千,人才是关键,化妆品行业的人才建设已到了非常迫切的关头了。”不少行业人士不约而同地说道。理性护肤运动发起人冰寒也公开表示,“本土企业的崛起需要人才,而美容皮肤学的人才正在形成断层,有限的人才,本土企业将直面跨国企业的争夺。”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曾提出过一句著名的口号:“什么都没了,只要人还在,就可以重振雄风”,意在表明人才之于华为的重要意义。化妆品行业亦然,高质量人才是企业直面挑战,迎接新时代的重要基石。

本文为联商网经青眼授权转载,版权归青眼所有,不代表联商网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