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临期超市能救苏宁小店吗?

来源: 新零售商业评论 王明雅 2022-01-21 11:05

过去的一年,经历过债务危机和换帅风波,苏宁一脚踏入“后张近东”时代。这家曾经的线下零售巨头,如今任一动作,都自带“求生”的悲情色彩。

这一次,是苏宁小店布局临期折扣店

1月15日,苏宁小店折扣店位于马鞍山的首店正式开业,单店面积150平米,门店铺货约15万元。根据官方说明,这是一家以网红代购、折扣商品、进口休闲为主,融合日常生活必需品开展的综合折扣超市。

按照规划,苏宁将以马鞍山为主战场,同步发展江浙沪,2022年开出100家门店。此外,今年年后,折扣店将开启加盟。

作为苏宁寄予厚望的“零售全业态超级入口”,苏宁小店自2017年诞生以来,就以激进著称,比如“三年万店”计划,时任集团董事长的张近东还曾喊出“未来要贴100亿、200亿”的口号。

激进的另一面,是危机四伏,苏宁小店也逃不出这个定律。

自2019年仅半年就亏损22亿元之后,这条苏宁集团的终端线陷入频繁的关店、裁员潮。一直到今天,几乎悄无声息地消失在大众视野,又在虎年春节前夕,以转型折扣店的姿态激起一丝涟漪。

临期店已经火了两年,作为一门不算新鲜的生意,在今时的资本和新消费东风下,逐步开始品牌化运作,赛道里,诞生了诸如好特卖、嗨特购等一众成熟连锁企业。

换言之,苏宁小店赶了一个风口,却并不是尝鲜的那一个。

背靠家乐福苏宁易购,以及过往的小店基础,它看起来含着金汤匙出世,而临期的市场肉汤还有多少,却并非汤匙材质所能决定。

苏宁小店,还有机会吗?

01

为什么求生 

惯常从南京大本营出发的苏宁,这次选择了马鞍山。

其实没有偏离。马鞍山,一座安徽地级市,因为与南京接壤,仅60公里的高速距离,一直以来都是南京都市圈的重要组成部分。

作为苏宁小店折扣店的首店开设地,马鞍山符合“下沉市场试水,继而包围江浙沪”的基本路线。

临期食品在2020年迎来产业大爆发,最主要的原因是,受疫情影响,不少厂家产品滞销导致库存积压,以及进出口贸易周期拉长,最终,临期店低价承接了这部分货源。

时间进入2022年,赛道已经蓬勃发展了近两年。公开数据显示,临期食品市场规模在2020年达到194亿元,预计2021年超200亿元,在叠加资本入场、消费者观念转变和政策支持等因素下,未来数年内,还将有持续的增长。

苏宁小店入手了。

苏宁小店的背景,起于一场声势浩大的新零售潮,各电商平台越发意识到,线上流量见顶,线下的流量入口不可或缺。阿里、京东与苏宁都是其中的大玩家,其中,后两者开启便利店战略布局,京东有京东便利店,苏宁则是苏宁小店。

它是疯狂的。在“三年万店、不计投入”的指挥棒下,单2017~2019年上半年,苏宁小店的数量就从23家增长至5368家。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全球便利店巨头711进入中国,用了28年时间才开到2000家。

为了速度,2018年,苏宁出手收购西班牙知名跨国零售集团迪亚的中国区业务,300多家密集分布于上海主城区的迪亚天天便利店,瞬时改造为苏宁小店。

不难理解,相较于阿里和京东,享用完互联网电商崛起时期的红利,继而走入线下。从上世纪90年代街头家电城起步的苏宁,则担负着线上转型与线下新业态的双重改造焦虑。任何风口,苏宁都不想被落下。

无奈的是,它的命运早已在失衡的节奏中注定。

2018年,苏宁小店亏损2.96亿元,2019年上半年,则直接飙升到22.13亿元。亏损惨重,苏宁小店也被集团从财报中摘除。与此同时,2019年下半年开始,裁员、闭店潮来临。

2019年,新零售商业评论曾探访过南京江北新区一家苏宁小店,店面位于小区底商,靠近大门一侧,百平米上下,临近年关,蔬果生鲜货架大部分空置,人烟稀少。开业不足一年,便被一家好又多便利店接手盘下。

这样的情况在苏宁小店并不罕见。

作为和原本的家电、电商业务全然不同的便利店业态,苏宁欠缺相关的供应链和运营能力,苏宁小店内部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谈到,因为项目进度紧张,许多一线人员未经有效培训便匆忙上岗,企业的中坚力量——中层人员又流失严重。

事实上,在马鞍山的临期折扣店开业之前,江浙沪地区已经有不少苏宁小店转型折扣店。

在某点评平台上,有上海用户打卡新华路苏宁小店折扣店:原来是迪亚天天,后来换了招牌,里面和原来差不多,貌似在打折,有促销活动。

只是相较于真正的临期生意,这些苏宁小店折扣店,更像是单纯通过小幅度价格战,与周边便利店形成竞争。

临期捕手创始人陈杰曾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谈到,他进入临期食品行业的契机就是苏宁。“当时我在苏宁的一个供应商找到我,说有两百多万的食品库存,快要到期了,想和我的直播基地合作处理掉。”陈杰说。

作为家乐福中国的掌控方,加之苏宁广场、百货、红孩子等多业态的基础,去掉中间商赚差价,直接入局自己做,看起来,苏宁小店找到了一条生路。

02

拿什么竞争 

马鞍山的这家苏宁小店折扣店,位于秀山湖壹号公馆区域,600米外,一家名为“小象生活折扣超市”的临期店也在不久前开业。

小象生活是一家总部位于南京的临期连锁企业。根据创始人粟海辉的说法,小象生活放弃一线城市,以南京为原点,向周边县市下沉。官网信息显示,截至2021年6月,其已开业门店加上待开业门店共计80多家。

临期生意固然在风口,其中玩家也众多。

有统计数据显示,单2020年,新创立的临期相关企业数量就有2228家,目前,国内在营临期企业超13000家。

产业爆发,还在风口,显然,苏宁小店的问题是,没赶上早集。

上海嘉定的金园路,因为做进出口临期生意久负盛名,是整个华东乃至全国的临期仓库所在地。某临期货源交易平台上显示,在金园路,新消费品牌每日黑巧,金龙鱼食用油,法国进口葡萄酒,以及各色洗发护发日杂百货,在这里应有尽有。

因为密集的工厂生产基地,和高度发达的物流系统,围绕上海,哺育了大量临期企业。其中就有老大哥好特卖,头部玩家好食期、甩甩卖、繁荣市集等,总部设立于南京的小象生活,也是注册在上海的沪帮企业。

对于苏宁小店来说,这不是一个好讯息。

按照规划,苏宁小店折扣店2022年要在江浙沪开店100家,一头扎入风口里,意味着,它想在这里分出一杯羹,竞争更激烈,难度也更高。

更重要的是,苏宁小店折扣店,优势是自家零售体系中的家乐福和苏宁百货等渠道。而家乐福与金园路,没有可比性。

苏宁小店折扣店会踏入金园路吗?这个问题还没有答案。已知的是,临期超市,确实已经不是简单将近保质期的产品“低价买来低价售”的直线条生意了。

一名临期连锁品牌的招商经理告诉新零售商业评论,通常来说,一家店面内需要两成左右的引流款产品,比如消费者熟知的大牌牛奶、方便面,三成左右的进口商品,余下的则是因为产能过剩,或销量较差的不知名小品牌。

也因此,不少人发现,临期店内,大多产品日期崭新,并非真正的“临期”。

做临期食品生意的老刘在亲身开店之前,曾向包括小象生活在内的各临期折扣店供货,据他了解,一家合格的店面,需要不低于600个SKU,而各家的核心竞争力,就是引流款的产品。

他感慨,从去年七八月份开始,这样的好产品越来越少,一是入局的人越来越多,二是不少线下连锁零售店也开始转型,导致“好货需要抢”。

问题来了,对于苏宁小店折扣店来说,大型商超和自身的百货优势,其实并不是临期店的核心能力,消化自家的产品周转和库存,不足以撑起百家店面的正常运转,它亟需拓展选品,打造新的供应链。

临期捕手创始人陈杰此前接受新零售商业评论采访时曾谈到,线下的临期商品具有较强的地域特征,譬如华北地区牛奶畅销,上海地区进口商品更受欢迎。

同时,企业间的竞争更多的是供应链竞争,它考验企业是否有极强的数字化运作能力,以及规模化的渠道能力。

这样一个全新的逻辑,混乱的苏宁小店,能行吗?

唏嘘的是,苏宁最近的一条“大新闻”,是苏宁易购官微辟谣“苏宁十二月底破产”,与几年前壕气买买买,置地、拿下家乐福中国、收万达百货相比,如今的举动,都颇有“求生”的悲情。

苏宁小店曾经含着金汤匙出生,亿级规模的资金源源不断哺育,让苏宁小店在“万店”的狂奔中失控,又在今时低调寻找生门。

苏宁小店的启示,逃不过老生常谈的前瞻性,但更多的,是激进的代价。而如今的折扣店,能逃过这一魔咒吗?

本文为联商网经新零售商业评论授权转载,版权归新零售商业评论所有,不代表联商网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