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原料不能“掉链子”

来源: 青眼 方良 2022-02-24 10:51

“无功效不护肤”已成为化妆品行业共识,化妆品的功效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原料的功效。而正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在行业迎接功效春天之际,化妆品的“粮草”准备好了吗?目前又是哪些功效原料最火热?

保湿、美白、修护功效原料火热

在业内看来,所谓化妆品功效原料即指,能够为皮肤提供 功效 的原料,且大多是具有活性成分的原料。 还有部分人表示,随着化妆品 26种功效的界定,化妆品原料的功效也应随之界定为相对应的功效原料。

事实上,一直以来,功效原料都是原料市场的“热门选手”,不过,随着近年来功效化妆品的不断火热,以及新法规对于化妆品功效评价的要求,国内外原料商对于功效原料的布局更胜从前。

德之馨大中华区销售及市场总监劳树权即向青眼表示,功效活性成分一直是德之馨的核心业务单元,“目前我们已经做好了应对法规要求的所有功效原料的方案准备。”他称,“德之馨报送的原料涵盖了目前大多数皮肤及头发护理所涉及的功效原料,其中,针对敏感肌、美白、延缓衰老,以及营养保湿和头皮、头发用的护理类的功效原料占比较多。”

劳树权进一步介绍,为了满足国内功效原料的供应,德之馨已实现了跨国公司本土化生产,公司在上海自贸区和江苏南通均设有生产工厂,且所生产的原料涵盖了德之馨集团旗下的全品类产品。

上海帝科精细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喻敏则表示,公司今年将重点布局“功效原材料和纯净美妆的原材料”。“我们的功效原料包括了抗老化、抗皱、美白、祛痘、保湿等。”上海彦恺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杨洋也表示,其公司主要代理日本的进口原料,此外,公司还代理了国内企业中部分拥有自主产权的线粒体靶向化妆品原料。“这些原料均是以抗衰、修护功效为主。”

根据原料商们反馈的信息不难看出,美白、抗皱、修护、保湿等功效原料广受关注,其中又以保湿最为热门。截至目前,化妆品原料安全信息登记平台上共显示有30452条记录,也就是有30452个原料获得了报送码。多个原料商均表示,“在已获得报送码的功效原料中,具有保湿功效的原料应该是最多的”。

▍截自化妆品原料安全信息登记平台

事实上,某种功效原料的受欢迎程度取决于所对应的化妆品的市场情况。此前青眼梳理今年第一波功效化妆品时就了解到,由于保湿化妆品的功效评价比较简单,因此,目前宣称保湿功效的化妆品是最多的(详见《第一波“功效”化妆品来了!》)。此外,青眼还从多个化妆品工厂了解到,保湿功效的原料也是它们目前使用最多的功效原料。

食品原料商纷纷跨界化妆品

值得一提的是,近日,一度在保健品领域十分火热的成分 NMN获得了化妆品新原料备案,引发行业内外的广泛关注(详见《NMN化妆品新原料来了!》 )。 不止是NMN,此前 备案 的首个化妆品新原料 N-乙酰神经氨酸(又称燕窝酸)也属于食品原料。

不难发现,随着化妆品新原料的开闸,越来越多食品领域的原料商也开始对化妆品原料市场跃跃欲试。

在武汉中科光谷绿色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中科光谷)技术经理项威看来,“食品原料和化妆品原料的相互跨界一定是大势所趋,且食品原料转为化妆品原料应该会占比更多。”他表示,一是食品原料在安全性上已具备了大量的论证,跨界至化妆品时会给评审老师更强的信心支撑;二是现在化妆品行业新原料备案的口子打开了,也让化妆品新原料的备案较过去容易了许多。“典型如,NMN在国内的食品、保健品领域还未获得正式许可,但是其已获得了化妆品新原料的备案。”

项威称,中科光谷今后也会逐渐把重点转移到化妆品领域上来。“目前公司已开始了对虾青素、番茄红素、β-胡萝卜素等产品作为化妆品原料工业化量产的研究。”

事实上,随着新原料的开闸,不仅给食品原料领域的企业跨界至化妆品原料领域提供了机会,对于国内外的化妆品原料商也是一次获取市场的好机会。据悉,自去年6月以来,已有9款新原料备案,其中备案人不仅包括了国内企业,也还有了多家外资企业。

▍ 截自国家药监局

而“国妆原备字20210003”化妆品新原料备案人深圳维琪医药研发有限公司(下称维琪)相关负责人更是告诉青眼,公司将加速创新研发步伐,并将采取“仿创结合”的方式进一步开发新原料。“其中‘仿’是指已上市/已有使用历史多肽原料的开发,重点是国外已上市/使用、但国内尚未上市使用的多肽原料的开发;‘创’是指创新,即全新结构功效原料的开发,以计算机辅助药物设计、人工智能为工具,针对皮肤生物学功能相关靶点,进行新结构的设计与改造。”

综上可见,不论是国内外原料企业,还是跨界而来的原料商纷纷加大了对化妆品原料市场的布局,这也将不断为功效化妆品未来的创新提供源头活水。

功效评价或倒逼概念性原料减少

众所周知,化妆品功效评价时代已至。 不少行业人士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将把目前市场中部分以概念为主的功效原料挡在了门外。 典型如,部分植物提取物。

据多位原料商介绍,因为很多植物提取物均含有活性成分,因此,大多植物提取物都属于功效原料。不过植物提取物的功效往往有强有弱,这与活性成分的含量有关。

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人士即表示,目前市场上很多植物提取物都是以概念为主,实际发挥的功效可能并不大。他进一步解释道,因为一个植物提取物里的成分较多,如果要提取出纯度较高的活性物,价格也会比较昂贵;如果提取的活性物纯度不高,其价格也会相应较低,但是功效也自然不是很大了。“但是,这两者名字却都是叫做XX提取物。因此,市场上就出现了不少这样的原料。部分原料商会利用这个植物提取物做一个很漂亮的市场文案,实际上该原料的效果却跟这个原料没关系。”

不过,行业人士普遍认为,目前化妆品功效宣称必须“有据可循”,因此,今后在一定程度上,这些靠概念添加的功效原料也将失去市场。

那么,企业又该如何辨识原料?

利施(上海)化妆品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勇告诉青眼,公司采购功效原料后,会不定期将原料送到第三方检测机构进行安全与功效检测,如果不相符合,会进行追责。

金发拉比妇婴童用品股份有限公司研发工程师古玉龙还表示,可通过看原料的检验资料来判断。“原料的MSDS资料中有成分介绍、COA资料中有成分的含量介绍,可以根据其成分和结构来判断原料功效。”不过,他同时也认为,“怎么去筛选、判断功效原料的安全性和功效性,对小型化妆品工厂的确也是一大课题。”

“不过,总的来说,未来化妆品市场肯定会更青睐于那些机理明确、功效数据比较全面的功效原料。”杨洋如是说道。喻敏也举例称,其公司在蓝铜肽这一成分上,就做了许多在屏障修复和抗衰老方面新的基础研究数据。

短期断供依旧存在

虽然功效原料一直是刚需,但是国内化妆品原料依赖进口也是不争的事实。 尤其是在全球疫情常态化的当下,化妆品原料市场也时常会出现短时断供的情况。 典型如,此前新锐品牌至本一款月销超10万的卸妆膏就因相关原料延误而影响了产品的生产、发货(详见《断供、下架!美妆品牌“难产”》 )。

此前,上海某工厂的负责人也告诉青眼,其工厂购买的一款法国厂家生产的紧致活性物原料,就因航班问题,排队了很久才到,也由此导致工厂停产了几周。“此外,我们还曾有一款美国的酯类原料,也是断货了1个多月。”

不少原料商均表示,目前某些原料断供,主要就是全球供应链紧张和海运紧张造成的。杨洋介绍,由于疫情原因,近年来,某些原料因涨价或产能不足等原因供应不上的情况在行业也时有发生。“不过,这只是一时,更值得注意的是,部分原料商不愿提供报送码的情况,这才是真的原料断供了。”

总之,各行业发展都是环环相扣,功效化妆品的爆发,也有赖于原料端、工厂端各个链接之间的协同、创新。

本文为联商网经青眼授权转载,版权归青眼所有,不代表联商网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