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失落的“中国LVMH”:如意集团掉入收购陷阱

来源: 联商网 李瑟 2022-02-28 15:58

出品/联商网&搜铺网

撰文/李瑟

十年一场“时尚帝国”梦,如意集团该醒了吗?

打开如意集团官网,其最新的一条新闻还停留在2020年12月15日,在这一天,如意集团发布了《山东如意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关于债券到期兑付情况的说明》,如意集团在文中指出:自去年(2019年)以来,受自身债务集中兑付以及融资循环受限的影响,公司出现流动性压力;加之今年新冠病毒疫情爆发,公司生产、销售等经营活动受到严重影响,上半年营业收入及现金流明显减少,加剧了流动性紧张,致使公司应于2020年12月14日到期的中票无法按期兑付。 

到了2022年,如意集团的债务问题依然没有解决,并且成为如意集团“人设崩塌”的重要因素。 

根据媒体报道,如意集团目前债务超400亿,而截至2022年2月25日收盘,如意集团市值仅为15.36亿。从被盛赞为“中国版LVMH”到深陷债务危机,如意集团的身上代表着传统制造企业转型的变革与困境。 

01

十年“买出”时尚帝国 

2007年,山东如意正式上市,三年后,掌舵人邱亚夫开启了“买买买”之路,通过收购将如意集团塑造成为“中国版LVMH”。 

2010年,如意集团走出了收购第一步。

对于第一笔并购,如意集团选择了日本瑞纳,如意集团获得瑞纳旗下23个知名品牌,以41.53%的股权优势成为瑞纳的第一大股东。 

此后,如意集团在“买买买”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也越走越快。 

2012年,并购韩国服装企业Yeon Seung Apparel集团70%的股权

2014年,入股德国男装生产公司Peine Gruppe

2016年,拿到SMCP集团53%股权

2017年,先后并购利邦控股、英国风衣品牌Aquascutum以及以色列男装集团Bagir

2018年,意图收购瑞士奢侈品品牌Bally

2019年,完成了历时3年对英威达(Invista)旗下3个品牌的收购

据联商网不完全统计,这些收购花费总计超过350亿元。据彭博社援引的彭博终端统计数据显示,如果山东如意整体上市,它将入围全球时尚与奢侈品集团前20,位列16位(以销售收入计)。 

反映在如意集团旗下上市公司数据来看,其营收也从2010年的5.1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13.28亿元,净利润也从2010年的4500万增长至近1亿。

 彭博社称如意集团为“中国版LVMH”,甚至给出了“中国人不仅在买奢侈品,还在买生产奢侈品的公司”这样的评价。 

邱亚夫解释了自己的大肆购买:“通过资本的力量将国际时尚资源为我所用,是中国服装行业追赶国际水平的最优路径。要想知道如何做好时尚品牌,必须找到时尚的源头,所以如意在法国、意大利、英国、日本做了一系列并购。”

并购的背后,如意集团的触角想从制造业延伸至服饰品牌。 

彼时山东如意计划在2019年10月推出名为“如意”的高端时尚品牌,主攻巴黎、米兰市场。 

邱亚夫似乎认为掌握了品牌话语权就掌握了品牌发展的核心秘诀,然而时尚源头、国际时尚资源并未能为其所用,“时尚帝国”尚在施工,“帝国崩塌”和债务危机已经逼近。 

02

一朝梦碎 

2019年,债务乌云就笼罩住如意集团。

葡萄牙的CalvEX首席执行官Cesar Araujo对媒体强调,2019年3月,山东如意已停止付账单,欠下约18.2万欧元。

2019年12月11日,世界信用评级公司穆迪(Moody's)就将山东如意的企业家族评级从B3下调至Caa1,并将前景展望改为负面,理由是考虑到其即将到期的巨额债务,担心其再融资风险增加。

接下来,供应商追债伴随着如意集团近两年的发展。 

服装集团Renown公开表示,由于无法向山东如意募集53亿日元的未偿债务,Renown已连续遭受年度亏损。据悉,2020年瑞纳债务数额高达1.3亿美元(约合8.7亿元人民币),2020年5月申请适用《民事再生法》,但没有找到接手整个公司的赞助企业,只能转而启动破产程序。8月,瑞纳已经决定将男装品牌“D'URBAN”和起源于英国的高端品牌“Aquascutum”等主要品牌出售给同行其他企业。至于“arnold palmer timeless”等未找到出售对象的品牌卖场,都已在10月底前全部关闭。 

同样在2020年破产的还有如意集团2017年买进的Bagir,据悉,Bagir曾在2020年2月宣布将采取法律行动来应对山东如意的违约行为。2017年11月,山东如意曾宣布收购Bagir集团多数股份,整个交易原计划在2018年完成。但是,因为山东如意一直没有向Bagir支付剩余的1000万美元收购款项,这笔交易至今都未能完成。 

宣布收购Bally两年多后,如意集团承诺的6亿美元融资尚未到账。 

破产、出售成为如意集团的“关键词”。 

利邦集团拥有的英国男装品牌Gieves&Hawkes正面临破产清算。而利邦集团也因未能按时偿还1.5亿美元借款,被渣打银行向法院申请对其清算。 

至于最为赚钱的SMCP集团,如意集团也因为旗下位于卢森堡的间接控股公司European Topsoho Sàrl未能到期赎回可转换为SMCP集团股票的2.5亿欧元债券,邱亚夫等5人被踢出董事会。 

最新一则报道,也离不开违约带来的恶果。 

山东如意科技集团的债权人表示,如意集团2019年早些时候用于收购莱卡的一笔4亿美元贷款于当年5月发生违约,他们将寻求获得这家弹性织物生产商的控制权。

在如意集团官网,其时尚页面目前仅有SMCP集团以及英国 Aquascutum,其它收购品牌已经消失不见。

尽管页面依然有着醒目的“重构时尚版图”,但是如意集团的“时尚帝国”已经摇摇欲坠。 

03

消化不良 

大量的“买买买”掏空了如意集团的“家底”,为后面的“暴雷”埋下了一系列的隐忧,但这不是唯一的原因,收购之后如何运营其实也一直困扰着如意集团。 

以瑞纳集团为例, 2011年,山东如意和瑞纳在中国成立合资公司,希望十年间能在中国开设1000家门店。但2014年,合资公司被叫停,到此时,真实运营中的门店数量不足100家。2016年,Renown 开始提供“D'URBAN” 西装定制服务,由于业绩不理想,2019年停止服务。

联商高级顾问团成员王国平指出:“工厂是做B端的,批量生意;奢侈品做C端,限量生意。工厂逻辑把产能开到最大,效率达到最高;C端客户希望我有你无,最好接近于定制。工厂讲究面料质量好,品牌讲究美感、气场。” 

如意集团似乎并没有完全掌握品牌的运营秘诀。 

有媒体指出,以利邦集团旗下的Gieves&Hawkes为例,该品牌为英国皇室特许男装品牌,一直走高端路线,然而被收购后却被放进了各种“奥特莱斯店”——销售名牌过季、下架、断码商品的折扣购物中心。 

联商网顾问厉玲更是指出:“买买容易,经营难!知道名牌容易,懂名牌难!收购的这些牌子本身经营已经出现问题,发展遇到了瓶颈,你傻傻的买,毁掉这些牌子的结果是当然的。”

这样的判断其实有据可循。瑞纳在被山东如意收购时,已经连续四个财季亏损;利邦被收购的前一年,财务状况是巨亏4.41亿港元…… 

要想救活这些品牌,至少需要大量资金注资,一面“注资救火”,一面还在“买买买”,那就难怪如意集团“消化不良了”。 

何况奢侈品品牌的成功并不仅限于渠道布局,特别是对于争取Z世代,有影响力的营销事件成为品牌“出圈”的关键,而如意集团上一次出圈的营销最让人记忆深刻的还是2000年的“长城走秀”。 

而对于收购的品牌,如意集团对于其帮助更多的局限于助其进驻天猫京东以及开设线下门店,而没有助力其更深扎根中国市场。

再加上新冠“黑天鹅”冲击,资金链断裂的如意集团早已无力让品牌“起死回生”,破产清算也就不足为怪了。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