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断供、涨价,化妆品新一轮危机来了?

来源: 青眼 十五 2022-04-27 09:28

爱茉莉太平洋_陈宁辉 _2_

近日,全球最大棕榈油生产国印尼宣布,将从4月28日起停止出口“所有食用油和棕榈油原材料”。

疫情这几年,棕榈油价格大幅度上涨,此次停止出口的消息,再次引发行业对原料供给端的担忧。疫情、新规、关键原料涨价与断供......化妆品行业最大的危机来临?

全球最大国发禁令,棕榈油断供

印尼禁止棕榈油出口早在 去年 10月就有传言,在禁令正式颁布前,印尼已经采取提高出口费等手段来限制出口,以遏制当地食用油价格飙升。 

今年1月27日,印尼出台国内市场义务(DMO)政策,要求棕榈油出口商必须将计划出口量的20%在国内销售; 3月9日将这一比例提高到30%; 3月17日印尼取消了DMO政策,改为提高出口费。 

终于,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4月22日宣布,将从4月28日起,执行食用油和棕榈油原料的出口禁令。印度尼西亚财政部长直言,印尼禁止棕榈油出口并不利于其他国家。“但为了应对国内食用油因国际局势变化而价格飞涨,印尼必须采取这项措施。”

据了解,棕榈油通常被用于生产食用油、加工食品和生物燃料,其在化妆品领域应用也非常广泛。欧莱雅集团官网介绍,棕榈油是一种用于化妆品的植物油,具有保湿和调节质地的功能,棕榈油衍生物如醇类、脂肪酸或脂肪醇等成分因其润肤或发泡的性能应用于不同产品中。

上海帝科精细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喻敏也表示,棕榈油及其衍生产品在化妆品行业应用非常广,涉及脂肪酸、甘油、油脂、表面活性剂等诸多产品。

作为全球最大的棕榈油生产国,印尼的供应量占全球一半以上。我国棕榈油完全依赖进口,一半以上的棕榈油从印尼进口。据海关总署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我国从印度尼西亚进口棕榈油25.83万吨,占比52%;从马来西亚进口棕榈油24.28万吨,占比48%。

因此,印尼这项政策,立即在全球市场引起巨震。我国化妆品界也对印尼禁止出口可能带来的涨价潮和断供危机感到担忧。

“基本棕榈油类原料依赖进口,如果断供,影响非常大。”广州博然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市场总监张小恩担忧道。

上海优康化妆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彭远宝也表示,肯定影响非常大,“化妆品基础原料很多和棕榈油相关,前段时间本来棕榈油就紧张,后面将更加紧张,这是可以预见的。”

“印尼棕榈油断供,或会造成大幅涨价,工厂、品牌没有办法,也只有涨价一条路。”理性护肤运动发起人冰寒分析认为,下一波护肤、彩妆、洗护产品等可能会全面涨价。

不过,彭远宝提到,原料涨价从去年下半年就开始了,终端产品很难提价,消费者和客户不买账。

全面涨价,最高涨幅100%

据报道,印尼该禁令只是针对食用棕榈油。 也有分析指出印尼棕榈油主要靠出口,且按照印尼以往频繁调整政策的习惯,该禁令不会实施太久,因此市场不必过分悲观。 

即便如此,也不得不承认,受全球疫情影响,棕榈油的价格一直维持在高位。国内表面活性剂供应商丽臣实业披露,2021年末国际原油、棕榈油等大宗原料价格相比年初增长40%-50%左右,2022年一季度相关商品价格继续上涨。

青眼注意到,上海家化在2021年第四季度主要经营数据的公告中也提到,2021年第四季度皂粒、油脂类原料受棕榈油、棕榈仁油上涨,采购均价上涨6000元/吨左右(不含税),涨幅100%。表面活性剂采购均价上涨3000元/吨左右(不含税),涨幅约50%,同样是受到了棕榈仁油、环氧乙烷上涨的影响。

▍截自上海家化2021年第四季度主要经营数据公告

据上海家化发布的公告显示,自去年一季度开始,皂粒油脂、表面活性剂、溶剂的采购均价一直在涨。其中,2021年第二季度皂粒、油脂类采购均价上涨2500元/吨左右(不含税),涨幅超50%,第三季度同比涨幅超60%。

“棕榈油相关衍生物之前就一直在涨价。”彭远宝同时表示,但棕榈油也不只是印尼出口,后面就看化妆品人如何自救了。

科丝美诗总经理助理申英杰则提到,目前棕榈油类原料供需关系比较平衡,“大概是因为疫情反复,导致国内企业这方面的需求量也没有往年多了。”不过当谈及棕榈油是否有替代品时,申英杰进一步介绍,比如说衍生物甘油,从它的有效性、价格的低廉性方面,基本上是不可取代的,还有各种脂肪酸、脂肪醇,这些在化妆品行业也是大量使用。“如果说用别的东西取代,它的性能、效果以及成本性方面就会大大受影响。”

不光是棕榈油价格飞涨,化妆品原料普遍经历了几番涨价。珀莱雅在今年一季度报也指出,除包装物外,保湿剂、活性物、油酯蜡、乳化剂的价格相较于去年同期皆有不同比例的上涨,如油酯蜡上涨14.40元/kg,同比涨幅23.66%。去年各个季度,活性物、油酯蜡的价格同比涨幅明显。一方面,公司对功效型系列产品进行配方升级,而活性物平均单价较高;另一方面油酯蜡涨价即是市场源头原料供货影响,导致价格波动。

值得注意的是,从全球来看,据欧联通讯社报道,欧洲香水和化妆品制造商面临纸张、玻璃以及一些关键油和酒精的短缺。国际咨询公司贝恩公司(Bain)还计算出,包装、能源和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已将化妆品行业的生产成本平均推高了25%-30%,对大规模化妆品生产商构成了挑战。

上游企业赚钱更难了

一环扣一环,上游涨价,下游企业承担着更高的成本压力。 相比品牌方,上游原料企业和工厂的利润向来更低,原料涨价带来的成本上涨,更是进一步压低了利润。 

丽臣实业在2022年一季报业绩预告中表示,公司2022年1-3月营业收入预计较上年同期有所增长,但受脂肪醇等主要原材料价格上涨、新冠疫情以及市场竞争加剧等因素影响,公司盈利水平较上年同期有所下降。

内酯系列合成香料生产企业华业香料,受部分原材料价格上升和海运费大幅上涨影响,公司营业成本明显增加。据华业香料2021年年报显示,2021年公司全年营收2.46亿元,同比增长19.42%;归母净利润为1755.22万元,同比下降54.40%。

近日,“防晒剂第一股”南京科思化学股份有限公司发布的2021年年报显示,其全年营业收入约10.9亿元,同比增加8.1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1.33亿元,同比减少18.72%。而科思股份增收不增利的主要原因也是原材料和海运费价格大幅上涨,压低了化妆品活性成分及其原料、合成香料的毛利率。

▍截自科思股份2021年财报

工厂方面,屈臣氏、欧莱雅等品牌代工厂安特股份披露的数据也显示,2021年公司净利润下降211.05%,其主要原因系2021年度产品材料成本增加和管理费用增加。据了解,其粉状类、膏霜类、蜡基类产品毛利率比上年同期减少37.82%、14.48%、21.44%。

上市企业尚且如此,随着上游原料价格频繁波动,以及新规和疫情带来的挑战,其他中小型企业的生存处境无疑将愈发艰难。广东柏亚化妆品有限公司研发总监施昌松认为,中小规模企业面临新一轮的成本问题,可能会进一步加剧中国化妆品产业的竞争格局。彭远宝也认为,“最先支撑不了的应该是做低价产品的一些工厂和品牌。”

本文为联商网经青眼授权转载,版权归青眼所有,不代表联商网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