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我,应届实习生,怕公司活得不够久”

来源: 联商网 王婷 2022-07-31 07:43

出品/联商网

撰文/王婷

编辑/陈新生

图片来源/unsplash

“比起其他,我更担心公司活不长久。”初入职场的应届生们,已经体会到人来人往的职场常态,更对公司能否活下去充满了疑虑。

“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就各奔东西”——7月,既是毕业季的收尾,也是大多数应届生职场生涯的开端。随着大批00后在职场中的亮相,“00后整顿职场”等话题也成为了社会热议话题。

初入职场的00后们,普遍被塑造成一言不合就开怼,对加班文化“宁死不从”的硬核形象。他们因反抗职场PUA行为被人们津津乐道,但也背负了“不服管教”“随性散漫”的标签。更有甚者,网传有公司将00后们视为“洪水猛兽”,为此专门成立“00后管理部门”单独管理。

然而,00后广受热议背后,应届生就业的形势严峻不容忽视。据人社部统计,今年我国高校毕业生规模首次突破千万,达到1076 万人,应届毕业生就业竞争压力空前。

而反复的疫情对实体零售业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冲击;受“双减”政策的影响,教培行业重伤未愈;互联网大厂也纷纷进入裁员模式,大批员工被迫“毕业”......面对如此风雨飘摇的市场情况,应届生就业难上加难。

联商网零售研究中心的一项统计数据显示,24%的零售人薪资出现下降,超过一半人打算跳槽;26%的零售企业计划裁员,人员流动率过高成为用人单位面临的最大难题。在当下,企业用工难和劳动者就业难并存的结构性矛盾仍然存在。

有行业HR负责人告诉《联商网》,年轻就业群体比较看重择业问题,更倾向于他们熟悉了解的领域。疫情下的劳动就业市场受一定程度影响,尤其在大厂裁员、中小型企业发展压力背景下,就业市场总体呈现的是下行态势。

“3000块,请不来一个农民工,却可以招到一个大学生。”就业市场不景气,应届生们在求职碰壁后一再降低自身预期。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就业研究所所长曾湘泉表示:2022年高校毕业生CIER指数(就业市场景气指数)创新低,比2020年一季度还要低。

一方面在职场生活中“指点江山”,另一方面为找工作“委曲求全”,究竟哪个才是新生代打工人真实的一面?他们又面临怎样的就业形势?有着怎样的就业观?

为此,《联商网》同4位近期实习的职场新人聊了聊,听他们分享自身的就业面面观。

“宇宙的尽头是考编”

三石  应届生  工作/实习时长3个月

就读专业:日语  所在行业:外贸

由于去年下半年考研的成绩并不理想,3月份的时候,我就开始在某招聘软件上海投简历,最后加入了一家沿海城市的外贸公司。整个过程花费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在线上与不同的人事沟通了1157次,投了167份简历,最夸张的时候,一天排了3场面试。

这些数据看起来有点浮夸,但是绝非个例。比起那些石沉大海的简历,值得庆幸的是,我至少收到了好几份offer,求职过程也算得上顺利。因为春招的时间正好撞上了疫情反复,学校基本处于封闭状态,外出十分不易,同时线上面试又机会难得,为了就业,身边的很多同学都只能在工作和住处尚未确定的情况下匆匆搬离学校。

我比较幸运,在线上面试确定了工作才离开学校。但最终入职的过程还是遇到了一点波折,由于是线上面试,到岗的前两天我才发现这家公司实际的工作环境和住宿条件与承诺的天差地别,薪资也有很大水分。再三考虑后,我当晚就联系人事,取消了入职计划。

学校显然回不去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只能继续向同城的外贸公司投简历。幸运的是,这座沿海城市的进出口贸易比较发达,外贸行业的用人需求普遍很大。因此,几天后我有惊无险地加入了一家大型外贸公司刚设立的分公司。

我的日常工作就是与海外的客户沟通,并根据客户需求在国内的购物平台上寻找符合条件的产品,将各个产品及其参数制成表格,供客户对比挑选。

这是一份专业对口的工作。这份工作的优势很明显,就是不错的薪资。但缺陷也十分致命,由于外贸行业的性质,加上公司刚刚成立,加班成为家常便饭。但是最令我无法理解的是,我的组长还制定了工作时间之外随时回复消息的规定,因此,任何时候未及时作出回应都会在事后被他不分青红皂白地阴阳一番。

更让我很担心的是,公司的人员流动率很高(实习生的数量甚至超过公司总人数的一半)。我不能从这样的工作氛围中汲取一丝安全感,也时常会陷入怀疑:即使我勤勤恳恳地工作,向很多不合理的要求妥协,也只会吃力不讨好。

所以,在实习近3个月之后,我提出了辞职。为了我想要的稳定生活,考编应该才是我最终的归宿。

“逃离国企,做喜欢的工作”

六六  2021届  工作/实习时长8个月

就读专业:机械设计制造及其自动化  所在行业:机械制造

我是去年6月份毕业的。考研失利后,我放弃二战,开始准备求职。

托春招的福,我收到了多份offer。在这些offer之中,一家国企吸引了我的注意。因为那是一份看起来更加稳定、平台更大的工作,作为我当时的最优选择。

那份工作我从毕业做到了今年年初,一共6个月。实话说,工作十分符合我的预期,有着不错的薪资和稳步上升的前景,对一个应届生来说各方面都恰到好处。但是抛开这些优势不谈,我并不是很喜欢这份工作,一部分原因是它与我的兴趣点关联不大,另一方面原因是工作内容要求经常性的加班。这让我无法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中自洽,因为这与我希望工作和生活之间泾渭分明的初衷出入很大。

所以,今年年初,经过慎重考虑,我在转正前夕提出了辞职。或许在老一辈人眼里,这样的决定十分草率,也略显矫情,但是这却得到了周围很多朋友们的支持。因为在我们看来,辞职并不是一件消极的事情,直视内心的需求意义重大。

当然,目前的就业形势确实不太乐观,为了规避风险,即使是有跳槽意向的人也会偏向保守观望。再者,失去了应届生身份,求职的难度也有所增加。

但是幸好,在降低了薪资预期之后,我还是找到了理想岗位,在一家机械制造类的公司做关于机械设计的工作。并且,我很满足现在的工作内容和工作节奏,虽然工资不高,但我也没有那么贪心,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很多时候都需要取舍。

如果你问我是不是认定这个工作了,我也无法回答,因为人的想法总是在变,在还有退路的时候,至少要先遵从自己当下的心理需求。

“我怕公司活得不够久”

小施  应届生  工作/实习时长7个月

就读专业:编辑出版  所在行业:直播电商

我刚上大学的时候,正好是直播行业开始快速发展的阶段。因为从小就喜欢主持和表达,大学的时候,我就经常利用课余时间接一些校外内活动的主持,积攒了一些经验,然后慢慢接触到了直播电商。

因为我学的专业能接触到许多新媒体类的知识,再加上课外的一些尝试,我计划在未来加入直播行业,并为此做了一份详细的职业规划,开始徐徐图之。大三下学期开始,我通过身边朋友的介绍到一些直播公司兼职,做初始账号的直播和运营工作。有了这些经验的积累,去年末的时候,我正式以主播的身份加入了目前就职的公司,主要负责服饰和时令水果的直播销售。

我觉得直播的工作很有意思,打算“扎根”于此。然而家里人并不支持我的想法,在他们看来,主播并不是一个好出路,风险太大,不够稳定。按照他们的想法,我应该安安稳稳地把教师资格证考下来,然后回市里做一名小学老师,最大的原因就是这份工作对女孩子来说既稳定又体面。

对于这些分歧,我们始终各执己见,未有定论。但是坚持归坚持,不可否认的是,这份工作确实稳定性不高。优胜劣汰向来都是物种生存法则,在竞争激烈的直播行业,每天都有人加入,有人离开,对公司来说也一样,许多小型直播公司都在艰难求生。如果公司倒闭了,再多的纠结也没用。因此,比起其他,我更担心公司活不长久

“创业失败后,从社畜重新出发”

勺子  应届生  工作/实习时长4个月

就读专业:网络与新媒体  所在行业:新媒体运营

大四上学期,大部分人都在按部就班地准备考公考研或者秋招。我却捣鼓起了“不务正业”的短视频账号。

现在自由职业的种类很多,学校里也不乏B站、抖音和小红书等平台的红人,左一个种草达人,右一个游戏主播等等。互联网时代的好处就是,有趣的灵魂都可以尽情释放。尽管他们走红的方式是一门玄学,但是这种人均自媒体的氛围还是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周围的人,包括我。

所以,我找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小伙伴创业,怀着“给别人打工,不如自己当老板”的思想方针,我们一头扎进了创业潮。确定账号的定位和方向是首要任务......选题、内容、脚本、剪辑方式等都要提前预设。虽然困难重重,但是每天也都很充实,一个粉丝的增长都能成了我们快乐源泉。一段时间之后,感觉时机成熟,我们开始配置专业的设备,向学校申请了一小块场地,也拉到了几万元的赞助和投资。

但是生活就像薛定谔的猫,4个月后,我们就被自己的天真击倒了。首先是这个创业想法并不成熟,再者是要想把自由职业发展成主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入不敷出的财务状况导致我们无法继续投入精力,而毕业的压力也像一座大山似的压了下来。我们只能及时止损。

到手的设备都没捧热乎就挂上了咸鱼,大家也四散开来,走上各自的道路。我找了一份新媒体运营的工作,现在已经实习4个月了。

打工的日子里,还是时常会怀念“创业”时自由的灵魂。我想,如果时光倒流,这个南墙我还是要撞。

写在最后

六六、三石等人的故事可以是每一个毕业生的缩影。在这些故事里,有人激进,有人求稳;有人放弃,也有人默默坚持。而无论是00后、90后,甚至是80后,都不能被轻易标签化。

赞美和认可,从来都是有条件的,但一个人永远无法也不应该被定义。

注:三石、六六、小施、勺子等均为化名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