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2022年餐饮企业“阵亡”名单出炉

来源: 王婷 2023-01-11 17:51

出品/联商网&搜铺网

撰文/王婷

2022年,对实体餐饮而言,可谓一波三折。

光是在封控和堂食之间的反复横跳,就扼住了许多餐饮企业命运的喉咙。街边倒闭的夫妻店,极限承压的连锁品牌,担忧的顾客,疯狂的外卖......一笔一笔地勾画出了这个闭环里的众生相。

企查查数据显示,截止12月31日,2022年共有51.9万家餐饮相关企业注销吊销。其中,1-4月为餐饮相关企业注销吊销的高峰期,约60%相关企业在此期间停止经营。3月注销吊销10.6万家,是全年注销吊销数量最大的月份,其次是4月,注销吊销7.0万家。

实际上,疫情三年时间,全国就有超170万家餐饮相关企业注销吊销,超过了过去十年注销吊销数据的总和。闭店潮一波接着一波,不少餐饮人在接连的打击下失去了信心。去年年初,疫情多点爆发,餐饮行业陷入水深火热之际,甚至传出了重庆一知名餐饮老板不堪重负,留下遗书跳江失联的消息。

疫情,早已成为无法忽视的大背景。即使是大企业,也不得不承认,没有谁能够在这场疫情的寒冬中独善其身。

据《联商网》不完全统计,2022年,全国至少有134家餐饮品牌,超1873家餐饮门店关闭(文后附总表)。品类涉及咖啡、烘焙、快餐、小吃以及粉面等,其中既包括星巴克肯德基、书亦烧仙草、贤合庄、克莉丝汀、味千拉面等多家知名连锁品牌,也不乏如牛角村、Popeyes、GROM冰淇淋等红极一时的网红品牌,甚至是M on the Bund米氏西餐厅、保罗酒楼、佳叔汤丸王等经营十数年的经典老店。

火爆的咖啡赛道

难掩失落的连锁咖啡和独立咖啡店

随着国内咖啡市场的不断扩张,2022年的咖啡赛道依旧十分热闹,扩张、跨界、融资等动态不断。在疫情背景下,咖啡市场竞争进一步加剧。据《联商网》不完全统计,2022年,至少有38个咖啡品牌,超74家门店关闭。其中,连锁咖啡品牌的关店数量远超过独立咖啡店,达45家,占咖啡闭店数量的61%。

图源/联商图库

去年11月,百胜中国在其2022财年第三季度财报发布会上透露,将逐步退出直至终止旗下咖啡品牌COFFii&JOY在中国市场的运营,转而发展旗下另两项咖啡业务K COFFEE和Lavazza。有观点认为,COFFii&JOY在其所处的20-30元价格带却并未建立起较强的品牌认知和市场地位,百胜中国的决定正是弃车保帅之举。截止2021年12月31日,COFFii&JOY在中国共有36家门店,根据窄门餐眼数据,目前其已收缩至25家,共关停11家门店。

无独有偶。菲律宾餐饮集团快乐蜂也于11月做出了结束其在中国的Dunkin'咖啡(唐恩都乐咖啡)业务的决定。据了解,唐恩都乐是美国门店数量仅次于星巴克的第二大咖啡品牌,在2015年与菲律宾快餐连锁集团快乐蜂签订了特许经营协议,由快乐蜂获得了其在中国香港、澳门、福建、湖南、北京、天津等地的独家经营权。

不过也许是水土不服,唐恩都乐在中国市场始终不温不火。快乐蜂2021年财报显示,其运营的唐恩都乐门店数量仅有7家,这一数字在2018年、2019年也均未超过15,这样的情况显然不是双方喜闻乐见的。在快乐峰宣布结束业务的决定后,其运营的北京市场7家唐恩都乐门店均已处于歇业关闭状态。

图源/唐恩都乐咖啡官方微博

大集团旗下咖啡业务承压,接连成为弃子,新势力也不能例外。其中,咖啡新贵时萃咖啡也在去年被爆出“十几家线下门店一夜全关”的消息。作为国内第一家便捷精品咖啡订阅品牌,时萃咖啡成立于2019年,以小程序起家,两年时间内拿了5轮融资,一口气在线下开出7家门店,据传其单店估值超过1亿。

但无论怎么看都是“优等生”的时萃,目前也已关停了其在深圳和广州的11家门店,仅剩下佛山的岭南天地店还在营业,去年7月新开的广州永庆坊店仅营业3个月就匆匆闭店。除此之外,时萃起家的小程序商城停止服务,仅剩时萃天猫官方旗舰店正常营业,而官方给出的理由是公司经营业务调整。

连锁咖啡品牌接连失守,独立咖啡馆的日子也不好过。据《联商网》不完全统计,2022年,分布在上海、成都、南京等地至少有29家独立咖啡馆宣布关闭。

来源/老麦咖啡馆

如上海知名咖啡店老麦咖啡馆静安寺店,于去年6月23日正式宣布闭店。这家在胶州路上经营了三年的咖啡店,在三月中下旬,一位来过店里的顾客被判定密接后就开始长达数月的静默,月亏损上万。关店当天,许多咖啡爱好者、媒体纷纷赶赴现场合影留念。创始人老麦本人表示选择歇业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几经权衡,最终还是选择收缩止损,将静安寺店歇业,并更多精力投入另一家位于武康路的店铺。

同样迫于租金等成本压力选择闭店的还有位于成都的GROK构客咖啡,这家已经走过四个年头的咖啡店创立于成都,坐落于天府五街,有着1000m24层楼带露台,主营业务包括咖啡、面包、西餐、甜品,还有场地空间的租赁、活动策划与落地执行等B端业务。主理人曾发文表示,在过去四年间,他们接待了施华洛世奇、H&M、Nike、腾讯、阿里、百度等300+企业客户,做了1000多场活动,虽然在服务、产品方面赢得了很多客户的支持,但是这样的业务结构和非常规咖啡馆的门店面积还是带来了极大的经营压力,深思熟虑之后,选择忍痛割爱。

图源/GROK咖啡主理人小红书账号

作为独特的城市名片,不同地方的独立咖啡馆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不同城市的文化和气质。除了上述门店,还有上海的陋室设计书吧、南京的Newsroom沈举人巷店等等,都因为种种原因在2022年与大家告别。

陷入困境的老式烘焙

自身难保的新中式烘焙

据《联商网》不完全统计,2022年,至少有14个烘焙品牌,超193家门店关闭,既有克莉丝汀、85°C、丹比、味多美等老式烘焙,也有虎头局渣打饼行、牛角村等新兴网红烘焙品牌。

去年7月,有着“烘焙第一股”之称的克莉丝汀因上海、杭州等多地门店暂停营业,预付卡无法支付以及客服电话持续无人接听等原因,被质疑或将倒闭从而引发热议。这家老式烘焙品牌于1993年进入中国内地,巅峰时曾开出过1000多家门店,主要集中在上海等长江三角地区。去年上半年上海疫情最严重的时期,克莉丝汀位于其间的中央工厂一度停工,无法供货,绝大多数门店经营停滞。

虽然,克莉丝汀官方曾回应称“2020年以来的新冠疫情给克莉丝汀的运营带来沉重打击。已着手工厂复工的各项准备工作,所有门店将于8月1日对外营业。”但复产复工后的克莉丝汀仍然元气大伤,截止2022年底,各地依旧有其关店的消息不断传来。据不完全统计,2022年,克莉丝汀关停门店已达百余家,旗下另一烘焙品牌丹比也关停了4家门店。

除此之外,85°C、味多美等多家陪伴一代人成长的烘焙品牌也节节败退,在2022年关闭了多家门店。

不止老式烘焙,高端烘焙品牌LADY M也于去年7月在内地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公告称,将于2022年9月终止中国内地所有实体门店的运营,并表示此举是应品牌方的要求不得不做出的安排。该品牌于2017年首次进入中国内地,代理商为顺利园上海商业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双方的许可合同于2022年到期,品牌方决定不再续期,此前经营的26家门店均已闭店。

新中式烘焙品牌虎头局渣打饼行同样做出收缩市场的决定。在2022年11月22日发布的公众号推文中表示,由于面临巨大的资金压力,品牌决定退出部分区域,未来将以华东、华南区域为基点进行发展,并宣布开放加盟业务。彼时,其位于成都和重庆的5家门店已悉数关闭,北京的3家门店也仅剩1家,全国范围内门店为56家。其中,成都和重庆两地门店均开店不过半年。随后,短短一周时间内,虎头局小程序中显示的在营门店再次锐减,仅剩33家,总计关停门店超30家。

图源/虎头局渣打饼行官方微博

出走的日式拉面

迷茫的新中式面馆

据《联商网》不完全统计,2022年,全国至少有10个粉面品牌,超243家门店关闭,其中既包括花丸乌冬面、丸龟制面等日式拉面,也有和府捞面、陈香贵、张拉拉等新中式面馆。

2022年8月,吉野家公布,旗下品牌花丸乌冬面将全面退出中国。上海的花丸乌冬面运营子公司最早将于2022年内清算。这家日式拉面品牌于2011年进入中国,首店开在上海美罗城,鼎盛时期曾在青岛、武汉、深圳等多个城市开出37家门店。

吉野家将花丸乌冬面的惜败归因于没有抓住中国当地的需求,店铺网络不断扩大导致盈利能力逐渐恶化,由于疫情爆发,顾客人数减少也对业绩造成了一定影响。窄门餐眼数据显示,截止目前,花丸在中国仅剩长沙、厦门、青岛的3家门店。

图源/花丸乌冬面官方微博

除此之外,日本面食巨头东利多旗下的龟丸制面,也在去年8月关闭了所有大陆门店。据了解,丸龟制面2012年进入中国市场,中国内地门店数在2020年达到最高,为45家,此后门店数就开始不断下滑。不过,去年12月,东利多再次宣布,丸龟制面将再次进驻中国市场,最早在2023年内开设样板店,目前正在和新的合作对象进行协商。

除了日式拉面,2021年资本圈炙手可热的新中式面馆也在去年接连失守,不仅未斩获融资,开店扩张的步伐也陷入停滞。据《联商网》不完全统计,过去一年里,陈香贵关店84家,张拉拉关店超28家,趣巴渝线下28+家门店全关,和府捞面关店14家......

除了消失在公众视野中的这些餐饮品牌,更多的夫妻店、个体餐饮门店倒在了人们看不见的地方。他们也许是你和朋友约好了下次见面就去打卡的网红甜点;或者是收藏夹里等待品尝的高分餐馆;甚至是家门口作为你餐饮启蒙的多年老店......

疫情固然催化了餐饮市场的更新迭代,但我们也不能把所有的原因归咎于此,许多消失的餐饮品牌也反应出了餐饮市场存在的其他问题。

明星餐饮一地鸡毛

靠明星效应拉动的餐饮品牌在2022年露出了花团锦簇之后的丑相。

去年4月底,由陈赫、叶一茜、朱桢三人合伙创立的贤合庄被曝收取“天价加盟费”,多名加盟商赴成都总部维权;5月,陈赫正式退出贤合庄;6月,加盟商实名举报贤合庄的税务问题。从2021年起多次传来关店消息,曾经拥有800多家店的贤合庄已经有过半数门店消失,其位于成都的总店也已关门,2022年,至少有230+家贤合庄闭店。

去年9月,由吴秀波、杨坤、夏雨等明星共同投资成立的网红烘焙品牌牛角村传出因虚假宣传而被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处罚的消息,同时被曝出多家直营门店关停、储值卡在加盟店无法使用等情况。据公开资料显示,牛角村关停至少15+家门店,目前只剩下两家直营店,北京以外的门店均已关闭。牛角村的运营主体“北京牛角村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已被列为经营异常名录,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

图源/牛角村烘焙官方微博

无独有偶,同在9月,由贾乃亮和雷佳音合伙在南京开设的LL西餐厅也落了难,餐厅运营公司南京肴之外餐饮文化管理有限公司新增一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为87497元。4月,该餐厅还因涉嫌经营用非食品原料生产食品的违法行为,被监管部门罚款10万元。目前,该餐厅已停止营业,11月,背后运营公司已申请注销。

商业纠纷屡屡出现

在华经营27年的巧克力品牌好时就面临着这样的境况。去年1月,传出好时将退出中国市场的消息,起因是“好时甜品概念店”微信订阅号发文称,公司因调整中国大陆地区发展策略,拟缩减公司人数并调整中国市场规模,线下多地撤柜关店,好时法人已离开中国。后经媒体调查得知,所谓“好时闭店撤柜”的真相,是品牌所有方与部分经销商产生纠纷,导致相应门店关闭停业,而非品牌退出中国市场。

号称北美神级炸鸡的Popeyes也不能避免同样的问题。2020年5月,在阔别中国市场17年后再度入华的Popeyes,在上海淮海中路开设了第一家旗舰店,一度引发7、8个小时的排队场面。不过去年8月9日,Popeyes就集中关闭了位于江浙沪的7家门店。Popeyes隶属的RBI集团在财报中透露,将支付1亿美元以解决其与原本的合作运营商TFI集团的商业纠纷,让其能够与新的主特许经营商一起在中国发展。

图源/Popeyes官方微博

同样陷入商业纠纷的还有LADY M。据了解,与中国代理商顺利园上海商业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签订的许可合同2022年到期后,品牌方决定不再续期,3月发布了不续约声明,后续将以100%直营的方式开展中国业务。根据彭博社的报道,LADY M在年中的一轮融资中筹集了2000万美元,部分资金将用于在中国开设更多门店。

然而截至目前,LADY M还未有所动作,部分门店旧址已被另一同品类品牌La Repete抢占。有媒体分析,LADY M与原代理方之间嫌隙巨大,并未做好全面承接中国市场的准备。

除此之外,也有如东方既白、舌尖英雄、趣巴渝等多家因转型升级不及时、经营不善之类原因而大量闭店的品牌,以及许多因租约到期、拆迁等原因而无奈告别的小店。

写在最后

所幸,再难熬,也已经可以看见黎明的曙光了。

随着疫情防控“新十条”优化措施的发布,各行各业都进入最后的战斗时刻。根据《联商网》不完全统计,作为全面放开后的第一个小长假,元旦期间,各地消费数据均有所回升。北京、上海、南京等一二线城市消费回暖明显,商场客流和餐饮收入较去年同期都有明显提升,上海的36个商圈线下客流总量达到2050万人次,客流规模已恢复至疫情前9成左右。

虽然未出现备受期待的报复性消费,但实体店的客流和销量都逐渐开始回血,无论是对消费者还是对经营者来说,都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但是,任何一家餐饮企业也不能因此放松警惕,毕竟,一年之中最冷的不是下雪的时候,而是黎明划破长空前最后的雪夜。当前,许多餐饮门店仍面临着复工后无人可用、被迫暂停营业的窘境。百福集团CEO王小龙曾表示,餐饮行业黎明就在眼前,但短期复苏的可能性不会太大。

过去的遗憾已经发生,在这场疫情寒冬的最后一片雪花消融之前,餐饮企业还是要守好这最后一班岗,绝不能掉以轻心。愿黑暗早点离去,曙光尽快到来。

2022餐饮品牌闭店名单一览表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